学会拒绝

2020-1-7 | 精英律师  栗娜  | 评论:21

  最近在看一部电视剧《精英律师》,毕竟是影视节目,情节自然跳脱不出矛盾激化的夸张渲染手法,但还算是接近实际生活的,从侧面述说着社会对法律意识的需求。多数人都认为安分守纪地活着,与法律就不会有交集,其实不然,这好比走在路上,突然飞来横祸,诸如此类,就需要自我保护的意识。随着社会的进步,观念需要转变了,法律一直都存在着,以往敬而远之,现在需要慢慢接纳它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不谈论上述话题,在此,只因电视情节有一句言词语重心长,萦绕于心,感触颇深,于是拿出来晒晒,大致内容说的是“生活能让人学会拒绝他人。”这里的“他人”不能一概而论,是相对的,说的是那些狡诈的、圆滑的、肤浅的、失信的、不尊重人的等等粗鄙之人。生活中这样的人就在身边,谁都有一些朋友,往往能与其走到一起的,又有几个是知已呢,只要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仍旧尔虞我诈、谈笑风声。

新三年,旧三年

2020-1-5 | 电脑  | 评论:28

  小外甥说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坏了,那是我于2009年购买的,后因性能跟不上工作的需求,被我遗弃,搁置在外甥家,用于看资料、写文档、打印等,掐指一算,它在岗位上坚持了10年。打电话和姐姐确认此事,她说可能是电源的问题,毕竟不常用,于是乎,待有空再过去瞧个究竟,若有必要就换一部新的。

  周末闲来无事,在网上翻看着各品牌笔记本电脑,寻得几款适合办公用的,然后与性能高一档次的产品稍作对比,后者性能强悍一些,价格高。一时间,不知如何抉择,是选适用的,还是选性能高的,心里忽上忽下。静心一想,猛拍脑门,只是看看而已,又不准备购买,苦笑着不再纠结。

狗的快乐

2020-1-3 | 忠犬八公    | 评论:13

  去曹角湾那天,因地处偏远,午餐只能在村子里胡乱吃上一点,村民给煮了一锅白菜豆腐,清淡得很,朋友叫苦,吐槽“一锅熟”煮得令人没有胃口。我倒是无所谓,粗人一个,扒了两碗米饭,出门在外,哪有那么矫情。待离开村子的时候,已是夜暮低垂,一行人上了车,第一个话题果不其然便是找家饭馆,以慰劳一天未进油水的肠胃。

  路遇一家农庄,依水而建,水中央搭了一片木排,走在上面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若干木餐桌椅有序地摆放在木排上,四周立着竹篱笆,简陋得很,凉风拂过水面,习习吹来。抬头可见大帆布顶棚,遮挡了月色,下方悬挂的工矿灯在空中随风摇晃着,锈迹斑斑的金属罩内散发出昏暗的灯光,牵扯着木排上的影子,忽长忽短。此刻,除了我们已没有其他客人了,一只黄狗正朝我们走来,它并不觉得陌生,它是木排上的主人。

2020,你好

2019-12-31 | 曹角湾  | 评论:19

  昨日,和朋友一行人前往曹角湾古村,遇多处路面维修,懊恼选错了时间,颠簸了一路方到小镇中心。进村前的山路突变蜿蜒曲折,环山而行,透过车窗可见山坡下幽深的湖水,水面波光粼粼,朋友说这是镇上的水库,诧异万分。朋友忽然问我是否会晕车,楞了片刻,大笑,坐在车里看风景算是我平生喜爱的事情吧。山林浓密,驱车在宁静的山野间,谈笑风声,惬意之极,一时间忘了此行的目的。

  两个月前来过曹角湾古村,当时正值桂花盛开时节,满山的桂花树散发着淡雅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村落。上次一行匆忙,忘了到古村的碉楼一览,惦念至今,下车后特意前去观望。经过一池塘,见绿藻漂浮于水面,干枯的荷花茎叶错落其间,高大威严的碉楼便耸立岸上。

酒友,久友

2019-12-29 | 酒友  曹角湾  | 评论:16

  老朋友乔迁新居,邀请我去吃饭,这是今年喝的第一顿酒,应该也是今年的最后一次,我之所以称之为“老朋友”,是因为他年长我20岁。我一向不喝酒,所有宴席能不参与的就尽量避之,今天饭桌上来的都是一些领导,我不认识,老朋友一一给我作介绍,主任、书记、站长、校长等,惊得我一身汗,看样子都是酒场上的人,也就不好推脱喝酒一事。老朋友是当地教育局退休的领导,我和他认识不过几个月罢了,起因是他要装修新居,通过别人找到了我,刚开始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帮他考虑方案,故没放在心上,没想到我们见面后聊得很愉快,就欣然应诺下来,也因此成为了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