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迎新

2019-12-27 | 年货  | 评论:13

  路边停着一辆绿皮卡车,车尾顶端厚实的帆布敞开着,比拳头还大的苹果曝露在冬日的阳光下,酒红色的,满满一车,耀眼的很。车旁挂着一张土黄色的纸皮,面上写着“陕西苹果”四个字,零星有几个路人上前询问,抓起个苹果瞧了仔细,琢磨片刻又放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老板收回悬在半空中的手,顺势把准备递给客人的塑料袋塞回框里,没有多看一眼离去的人,更没有挽留的意思。他抬起头继续看着路人,被风吹得赤红的脸显得十分平静,炯炯有神的双眸放着毅然的光彩,他心里非常清楚,卖完这车苹果就该回家过年了,离春节尚有一段时日,一定会全部卖出去的,再等等。

不想起床

2019-12-25 | 圣诞节  耶稣  | 评论:19

  清晨醒来,仍旧赖在被窝里,半睡半醒,不时翻看手机,待时间过了八点,才不情愿地掀开被子,飞快地穿衣服、洗漱、吃早餐,拎着包就出门了。家离公司很近,也就十分钟路程,没有打卡考勤,不着急。走在路上,忽然想起今天是圣诞节,又是一个刷屏的日子。

  圣诞节,对我而言就是普通的一天,没有什么值得纪念的。往年的这一天,街上总会出现各式各样的圣诞装饰,无外乎红色帽子、白胡子老人、圣诞树、袜子礼物之类,如今,路上却显得格外的安静,着实有些意外。唯一能让我想起与圣诞节关联的,就是小的时候,同学们在这一天会互相赠送明信片,上面写着一些祝福的话,当时只是觉得很好玩,收集到的卡片越多越是得意,看到喜欢的图案就更是爱不释手了。想起昔日的童年趣事,心里甜甜的,只可惜没能把当年的那些明信片好好保存,多少是有些令人遗憾的。

想吃饺子

2019-12-23 | 冬至  | 评论:17

  昨日冬至,朋友圈各种晒,荤的素的,咸的甜的,还有彩色的饺子和汤圆,热闹非凡,令人眼花缭乱。相较而言,我家显得平淡许多,与往日无异,虽然没有隆重的仪式感,但能和家人在一起,争论电视剧情,聊聊邻里趣事,平淡的日子也是快乐的。

  朋友来自北方,过了冬至就要回家乡补办婚宴,不久前我就得知此事,当时还挺纳闷的,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为啥还要补办婚宴呢?后来才明白,朋友当年结婚没钱办酒席,这在村子里是件大事,时常被人拿来调侃,家人的面子挂不住。面子,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就补办婚宴而言,倘若为了不留遗憾,着实是感人肺腑的,而若是为了挽回脸面,岂不是自寻烦恼,抑或是局外之人,不明其中的缘由。相互攀比是病态,成就的是可怜之人。

"文化节"

2019-12-21 | 文化节  | 评论:12

  近日身体不适,又不喜吃药,自然不愿看医生,只好在脑门抹上“驱风油”后裹被蒙头昏睡,或许是药油的作用,抑或是体质尚佳,休息了两天竟然回复了精神气,心情格外舒畅。话虽如此,这一遭在心里敲了个警钟,出门也未忘添加件保暖衣,想来温度还是比风度实用些。看着大门旁鞋柜上挂历的数字,新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安之若素,却隐约感到一丝心慌。

  当地“嘉年华文化节”活动举办了一个多星期,场地位于小镇河边的广场,每天经过此地不由地向冷清的会场瞥上几眼,仅此而已。“文化节”就是一个销售会,其宣传广告遍布大街小巷,对此,小镇的百姓是不已为然的,前去观看者多是图个热闹,大家心照不宣,更多的是对诸如此类杂乱的场合厌烦了,即便如此名不符实,还是有人愿意不切实际的鼓捣着。

早早睡吧

2019-12-19 | 生病  | 评论:12

  天气变化莫测,加上近几日没休息好,昨日突然感到脑仁晕眩,四肢乏力,晚饭后便早早卧床休息,夜里辗转反侧,醒来数次,顿感口干舌燥,摸到餐厅喝了杯水,继而裹着被子煎熬着。

  今日午睡醒来,宛若昏睡了许久,室内光线昏暗,非常安静,恍惚间误以为是清晨,伸手拉开窗帘朝外望去,阴沉的天空,地面已是湿漉漉的,下雨了。我翻找了件毛衣穿上,暖和了许多,希望它能缓解身体的不适。收拾妥当,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下楼,脑仁依旧晕着,没想到会以此状态迎接着冬季的第一场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