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两三事

2020-1-19 | 春节  寒假  | 评论:6

  春节前的工作持续了几日的忙乱,和往年相仿,是意料之中的。甲方一改平日里清闲懒散的姿态,打了鸡血似的,昨日已验收完前期的工程,明日又要报批春节后的计划,效率之高令人无暇顾及,暗自叫苦却是值得的。幸而一件件突中其来的繁琐事渐渐消停,总算有些时间和家人一起安排春节前的事宜。

  还有几日就是农历新年了,仔细想来除了归整家中的杂物,也无需购置什么。每年必炸的油果已准备妥当,今日又提上几斤猪肉去市场加工好肉丸子,冰箱塞得满满的。改日在街边的摊位挑选一副对联字画,张贴于大门上,添点喜庆,再就是到超市买些包装精美的糖果饼干,用果盘盛满瓜子、花生、水果等摆放在茶几上,过年的气氛大概就差不多了。前些日,朋友送了十个柚子和一箱马蹄,我厚着脸收下,实在不忍拒绝朋友的好意,欣欣然,却隐约感到亏欠朋友的不安。

假期前夕

2020-1-9 | 春节  温泉  | 评论:16

  整个办公室静静的,唯有我一人独自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电脑主机风扇转动的呜呜声和键盘上下跳动的机械撞击声在室内沉闷地回响着,心神不宁的我不时望向窗外,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和疾驰而过的汽车,内心莫名地躁动着,心不在焉的。

  今日出门时瞥了一眼安置在客厅的佛龛,一盏红色的烛灯点燃着,想必是农历十五。从记事时起,这已是每逢初一和十五家人必做的事情,成了一种习惯,却不曾见家人念念有词或是祈求什么,或许是一份寄托,以此慰藉仍漂泊于尘世的灵魂。显而易见,还有半个月就是农历春节了,满脑子筹划着节日的行程,心早已在九宵之外,又何能安于工作之中,这是每一个长假期前夕的习以为常的病症,无药可救。

炸油果

2018-2-26 | 生活  春节  炸油果  | 评论:9

  南方有一道用糯米粉和红糖做的传统小吃,名为油果。每当触及它,思绪不禁追溯到儿时,在那个年代每逢春节临近,家家户户都要用面粉、糯米粉、花生、鸡蛋等做一些油炸的小吃,其中就有油果。

  不曾忘记儿时的我用双手捏油果的情形,把米粉团攥在手里来回滚得又圆滑又结实,妈妈笑了,告诉我米粉团捏得不能太实也不能过于光滑了,只要稍微有圆的形状即可。后来,我才懂得米粉团在油炸的过程中会膨胀,粗糙的表面慢慢就变圆了。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大家的生活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渐渐地家里也不再做此类小吃了,抑或了嫌麻烦吧。

春节随想

2018-2-21 | 生活  春节  | 评论:7

  今天是农历正月初六,我穿着睡衣慵懒地卷缩在沙发上,时而翻阅刘墉的书《抓住心灵的震颤》,时而拿起手机查看微信朋友圈,时而舒展双臂望向窗外湛蓝的天空,又是阳光温煦的一天!今年春节风和日丽,激起不少朋友游山玩水的兴致,相继而来的便是微信朋友圈被各地旅游景致的照片铺满,我点开图片静静地观赏着,忽察觉自己竟奢侈地把如此美好的节假日“虚度”在家中,可内心却不禁地笑自己傻。

  春节,朋友问我去哪里玩?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在家,再就是到附近公园走走或爬山。这在多数人看来或许是非常无趣的,我却乐此不疲。在纷繁的尘世里折腾了一年,要好好珍惜这段时间收拾心情。与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啃着瓜果闲聊着八卦趣闻,亦其乐无穷。

年味

2015-2-14 | 生活  春节  | 评论:26

  农历春节来临之际,大街小巷如往年一样不约而同地涌现出密集的流动档铺,铺面四周被红白蓝塑料布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布的边缘间隔着此许铁圈,便于麻绳穿过以固定在铁制框架上。天微微亮堂,晨雾仍未散去,档铺正面的布帘陆续被掀开,零零散散,铺面内的幕布和台面上被耀眼的红色覆盖,无外乎灯笼、对联、门神字画、炮竹挂件、中国结等用于点缀家居彰显日子红火的手工艺品。铺面一字排开,伫立在桥头沿江望去,宛若一条火红的龙在岸边休憩,春节的年味更浓了。

  明天正式放假,公司的同事一大早就积极地搞起卫生,放着小苹果之类不搭调的音乐,同事们七手八脚地把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手脚利索地除去角落的污秽,没有指挥却异常默契,充满节日氛围的前奏曲让人乐此不疲地享受着劳动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