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村新旧貌

2020-1-11 | 曹角湾  | 评论:18

  青山环绕着的古村似安详的垂暮老者,又一次在天边微弱的晨曦中苏醒,她已记不清这是第几个黎明了。踏进古村,竟听不到鸡鸣犬吠,就连桂花树上的鸟儿也失了踪影,寂静的令人心慌。顺着向前弯曲延伸的石板路远远望去,唯见于交错的树影间若隐若现的白墙黛瓦,渐渐清晰的轮廓呈现出端庄的体态。旭日东升,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下的老屋,像抹了胭脂水粉似的,令人赏心悦目。

  村长引领着去看一些老物件,穿过小巷,拐上七八道弯,跨过一个门廊,老屋原有的面貌曝露在眼前。大小不一的石块错落有致地铺在地上,历经风雨的锤炼终成了路,两层楼高的泥砖墙在岁月的磨砺下仍旧耸立着,墙上穿插的木梁纵横交错,沿墙支起了一条空中廊道,不知还能不能承受得了重压。

2020,你好

2019-12-31 | 曹角湾  | 评论:19

  昨日,和朋友一行人前往曹角湾古村,遇多处路面维修,懊恼选错了时间,颠簸了一路方到小镇中心。进村前的山路突变蜿蜒曲折,环山而行,透过车窗可见山坡下幽深的湖水,水面波光粼粼,朋友说这是镇上的水库,诧异万分。朋友忽然问我是否会晕车,楞了片刻,大笑,坐在车里看风景算是我平生喜爱的事情吧。山林浓密,驱车在宁静的山野间,谈笑风声,惬意之极,一时间忘了此行的目的。

  两个月前来过曹角湾古村,当时正值桂花盛开时节,满山的桂花树散发着淡雅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村落。上次一行匆忙,忘了到古村的碉楼一览,惦念至今,下车后特意前去观望。经过一池塘,见绿藻漂浮于水面,干枯的荷花茎叶错落其间,高大威严的碉楼便耸立岸上。

酒友,久友

2019-12-29 | 酒友  曹角湾  | 评论:16

  老朋友乔迁新居,邀请我去吃饭,这是今年喝的第一顿酒,应该也是今年的最后一次,我之所以称之为“老朋友”,是因为他年长我20岁。我一向不喝酒,所有宴席能不参与的就尽量避之,今天饭桌上来的都是一些领导,我不认识,老朋友一一给我作介绍,主任、书记、站长、校长等,惊得我一身汗,看样子都是酒场上的人,也就不好推脱喝酒一事。老朋友是当地教育局退休的领导,我和他认识不过几个月罢了,起因是他要装修新居,通过别人找到了我,刚开始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帮他考虑方案,故没放在心上,没想到我们见面后聊得很愉快,就欣然应诺下来,也因此成为了朋友。

曹角湾古村

2019-10-29 | 生活  曹角湾  | 评论:3

  寂静的小村庄,四面环山。青砖黛瓦、朱漆窗格的老屋弥漫在淡雅的桂花香气之中,山涧汇聚,于青石板下潺潺作响,树叶凋零,忽见鸟巢曝露于老树枝丫间,摇摇欲坠。夕阳洒落余晖,映亮山林,氤氲了一层静谧的色彩。忙着收花生的老人在谷坪上扬着农具,声响划破了这份宁静,似曾想识的时空,掀开了那尘封心底的睽违已久的岁月。

  曾几何时,多少人努力走出大山,多年后又期盼着回到山里,深深地捧一把田间的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