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2015-2-14 / 生活  春节   / 评论:26

  农历春节来临之际,大街小巷如往年一样不约而同地涌现出密集的流动档铺,铺面四周被红白蓝塑料布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布的边缘间隔着此许铁圈,便于麻绳穿过以固定在铁制框架上。天微微亮堂,晨雾仍未散去,档铺正面的布帘陆续被掀开,零零散散,铺面内的幕布和台面上被耀眼的红色覆盖,无外乎灯笼、对联、门神字画、炮竹挂件、中国结等用于点缀家居彰显日子红火的手工艺品。铺面一字排开,伫立在桥头沿江望去,宛若一条火红的龙在岸边休憩,春节的年味更浓了。

  明天正式放假,公司的同事一大早就积极地搞起卫生,放着小苹果之类不搭调的音乐,同事们七手八脚地把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手脚利索地除去角落的污秽,没有指挥却异常默契,充满节日氛围的前奏曲让人乐此不疲地享受着劳动的乐趣。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2015-2-10 / 生活  结婚   / 评论:25

  一年前,经朋友介绍,我和她相识,同在一个城市长大,却分隔在两个城市工作,彼此只能通过电话或网络联系。上个月她辞职回来了,我们时常逛街吃饭看电影,淡一些生活中的趣事,抑或是一向保守的处事原则,我和她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平淡地如喝白开水,一切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

  某天我对她说:“我们结婚吧?”

  她说:“好!”

  我问:“摆酒吗?”

  她说:“不摆了,麻烦!”

  于是有了2015年2月9日,一个必须铭刻于心的日子!我们来到民政局楼下,习惯性地认为政府机构的办事程序必定是繁琐的,没想到照相填表领证前后不过10分钟,当工作人员把红本递给我的那一刻,我清楚地意识到在父母眼里的那个小孩、那个青涩懵懂的少年、那个不耐烦地驳斥他们唠叨的儿子已经成家。从此我不再孤单一人,并将牵着她的手走完人生余下的路。

沉淀心情

2015-1-29 / 生活   / 评论:20

  前段时间从电视上听到一首歌,歌名是《贝加尔湖畔》。宁静优美的旋律,轻轻托着如诗般隽永的词藻,聆听着连绵起伏的深吟低唱,若即若离,让人宛若置身于幽静的山野,耳畔回响着林间树叶拍打的沙沙声,脸颊任风肆意地轻吻着,不带一丝恐惧地朝林荫深处的亮光探去,忽然窥见一片世外桃源。

  我欣喜若狂地跟朋友说起这个意外的收获,于是我们侃起了音乐。我热衷于安静抒情的歌曲,但并不痴迷,不追星更没有偶像。听歌,是因为歌曲触动了我,迫使我不得不反复探寻着其背后隐匿的故事,很多时候并不清楚歌曲作者的名字。《贝加尔湖畔》这首歌,我也是在后来才得知是李健的作品。初次知道李健是在王菲演唱《传奇》之后,殊不知他也是“水木年华”最早的成员之一,从此我便记住了这个名字。

叶落,归根

2015-1-24 / 生活   / 评论:26

  男孩掀开岁月的封缄,透过模糊的痕迹轻抚如风的往事,祭奠着消逝的时光。

  女孩和男孩的父亲是于上世纪70年代退伍安置到S城S工厂的,当时生产力极其落后,除去铁锹箩筐绿皮大卡,找不到任何现代化的机械设备,父辈们唯有凭着强大的精神与毅力,硬是用血肉之躯,手推肩扛创造出工厂原始的雏形。在那个艰难困苦的年代,每月攥在父亲手中的零碎纸钞仅能维持温饱,抱有发财梦和遭不了这等罪的都似蔫了的花失落地收拾行囊打道回府,宁肯回去守着那一亩三分地。

  80年代,女孩和男孩也离开了幽静深远的大山,男孩趴在母亲的背脊上凝视着车窗外茂密的山林景致,忽近忽远,忽高忽低,错落有序,枝叶摇曳多姿,树影婆娑,溪水潺潺萦回环绕于耳畔,美不胜收。车在崎岖的山路上下颠簸,车厢内混杂着汽油的秽气早已把母亲逼到一角,晕乎乎的倚在窗边扶拦上。男孩却被眼前连绵不断快速变化的景色激起了好奇心,神采奕奕地左顾右盼,渐渐地也困乏着呼呼睡去。殊不知这一别,等再次回来已是相隔十多载,物是人非,男孩只知道那有一片山,一条崎岖的黄泥路蜿蜒至山脚,消失于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