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田里的春色

2018-3-3 / 生活  春色   / 评论:14

  春暖花开的季节,大自然把菜园子点缀成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令人流连忘返。一个人悠闲地漫步在菜田间的土埂上,弯弯曲曲的泥泞小路首尾相衔,没有尽头,路两旁的田地里盛开着一片片金黄色的油菜花、粉紫色的扁豆花、雪白的介菜花,田埂边上零星散落着可爱的小野菊。多么迷人的景致,不由地放缓脚步,并俯下身仔细地凝视着大自然的馈赠。

  微风拂过,扭动着娇小身躯的菜花,一株株,一片片,宛若多彩的浪花令人怦然心动。空气中夹杂着腥腥的泥土芬芳,沁人心脾。夜色渐晚,池塘里的气泡愈多,不时窥见鱼儿浮到水面追逐,或是觅食,抑或是鱼儿亦想跳出水面一览春色。远处竹林的摇晃声,鸟儿归巢的啼叫声,田间的蛙鸣声,草丛里虫子的唧唧声,和着风声宛若奏响着春天的交响。

元宵节遐想

2018-3-2 / 生活  元宵   / 评论:7

  近几日忙着工作上的事情,整日强迫着大脑连轴转,无暇顾及周边的事。匆匆翻了翻朋友们在博客的留言,却来不及回复,待困乏了想起此事,已是无奈的深夜。终在元宵节前完成了工作,我又满血复活了。

  温煦的阳光透过几净的玻璃洒进来,和着窗外阵阵敲打玻璃窗的风声,我情不自禁的推开窗,柔软的风携带着春天清新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心底顿时滋生了满满的幸福,欲伸手触摸把它握在手心,它却倏地从指缝滑过。闲来无事,习惯性地抓起一本书慵懒地卷缩在阳台沙发上,看着书中的文字,读着种种心情。

炸油果

2018-2-26 / 生活  春节  炸油果   / 评论:8

  南方有一道用糯米粉和红糖做的传统小吃,名为油果。每当触及它,思绪不禁追溯到儿时,在那个年代每逢春节临近,家家户户都要用面粉、糯米粉、花生、鸡蛋等做一些油炸的小吃,其中就有油果。

  不曾忘记儿时的我用双手捏油果的情形,把米粉团攥在手里来回滚得又圆滑又结实,妈妈笑了,告诉我米粉团捏得不能太实也不能过于光滑了,只要稍微有圆的形状即可。后来,我才懂得米粉团在油炸的过程中会膨胀,粗糙的表面慢慢就变圆了。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大家的生活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渐渐地家里也不再做此类小吃了,抑或了嫌麻烦吧。

下蛋的鸡

2018-2-25 / 生活     / 评论:8

  春节前托人买了三只鸡,后来朋友又送了两只,一时间不知如何安置它们。庆幸楼顶有一个铁皮雨棚屋,于是用木板纸皮倚着墙角围一圈便成了鸡舍。农村自家养的走地鸡平日里东飞西跳的悠闲惯了,如今被束缚在一米见方的空间内自然是极度不满的,那几日的抗争可谓大闹天宫,稍不留神,鸡舍顶盖竟被掀翻了。

  晚上回来给鸡喂食,不见鸡舍,唯见它们站于倒在地上的木板上示威,不时发出“咯咯咯”叫声,看着一地的排泄物,着实无奈呀。我把盛着饲料的盆子一放,它们便放下了雄赳赳的姿态争先恐后地扑过来,终是被饥饿屈服了。我收拾着残局,忽瞥见靠墙的沙发上有一颗鸡蛋,令人十分的惊喜,相必是它们中的一只留下的。接下来的几日里,都可以在沙发上拾到一颗蛋,那只下蛋的鸡因此逃过了被宰杀的命运,至今还放养于楼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