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蛋的鸡

2018-2-25 / 生活     / 评论:9

  春节前托人买了三只鸡,后来朋友又送了两只,一时间不知如何安置它们。庆幸楼顶有一个铁皮雨棚屋,于是用木板纸皮倚着墙角围一圈便成了鸡舍。农村自家养的走地鸡平日里东飞西跳的悠闲惯了,如今被束缚在一米见方的空间内自然是极度不满的,那几日的抗争可谓大闹天宫,稍不留神,鸡舍顶盖竟被掀翻了。

  晚上回来给鸡喂食,不见鸡舍,唯见它们站于倒在地上的木板上示威,不时发出“咯咯咯”叫声,看着一地的排泄物,着实无奈呀。我把盛着饲料的盆子一放,它们便放下了雄赳赳的姿态争先恐后地扑过来,终是被饥饿屈服了。我收拾着残局,忽瞥见靠墙的沙发上有一颗鸡蛋,令人十分的惊喜,相必是它们中的一只留下的。接下来的几日里,都可以在沙发上拾到一颗蛋,那只下蛋的鸡因此逃过了被宰杀的命运,至今还放养于楼顶。

邻居家的兔子

2018-2-24 / 生活  兔子   / 评论:12

  半年前,邻居带回来一只兔子,把它关在一个置于楼梯间的青色的铁笼子里,漂亮的铁笼子便有了生气,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小兔子是黑色的,一身泛着光泽的黝黑色绒毛着实惹人喜爱,唯见四肢前掌处裹着一团白毛,黑白分明点缀得极致,两颗玻璃球似的透亮的黑眼珠滴溜溜转着,长长的耳朵不时聆听着周边陌生的世界。每当经过,小兔子都会站起来用前肢趴在笼子前侧躁动着,多么令人怜爱的小生灵啊,它是在等待主人打开笼门吗?殊不知,它似被遗弃了,若不是善良的父母往笼子内丢些青菜萝卜,恐怕它早已离开了尘世。

小镇的小河

2018-2-23 / 生活  小镇   / 评论:14

  又一年的春节尘封在你我的记忆里,或是热闹喧嚣的,或是恬静祥和的,所有的笑声、背影、故事沉淀了下来,终成了风景。年复一年,田间的桃花又盛开了,亲爱的家人朋友们又着手忙碌着收拾远足的大小行囊,依依惜别于熟悉又温暖的小巷路口。父母喋喋的嘱咐中饱含着牵挂,子女喏喏的道别里满是不舍,此刻,人世间的温情美得令人陶醉。

  一个人沿着河堤走着,周边节日的繁闹褪去了,小镇回归于平静。唯闻远处不时传来声声爆竹,应是各企业档铺开市迎新了。唯见桥下沉静的河水映着岸上明净清爽的小镇,微风拂过,河面泛起波纹荡漾开去,岸两旁挂于路灯顶端的红色灯笼摇晃着、郁郁葱葱的榕树于水中扭动着,是春天的舞姿吧。河堤两侧斑驳的水泥石子面上爬满了翠绿的苔藓,是欲掩盖些什么,却遮蔽不了岁月的痕迹,宁静的河水宛若一面记录着小镇喜怒哀乐的镜子、一本珍藏着小镇风情故事的画卷。

拾松果

2018-2-22 / 生活  松果   / 评论:6

  卧室里放了一颗灰不溜湫的松树果子,那是去年在公园后山溜达时随地拾起来把玩的。果子的形状有趣别致,心中倏地掠过一丝不舍的心绪,不忍弃之于山野,于是乎把它带回家中成了独特的装饰物。松果静静地躺在书桌一角,早已被我遗忘,近日却被眼神犀利的小外甥察觉,他小心谨慎地把松果捧在掌心左瞅右瞅,怜爱之情喜形于色,而后便向我讨要,凝视着他一脸期盼的神情无法拒之,欣然答应。片刻,心中滋生再到山林间拾松果的念头,俩人欣喜不已。

  公园后山再熟悉不过了,山间有一座已许久不曾瞻仰的烈士墓碑,儿时的学校常在此组织扫墓活动,四周松树林立,密密匝匝,除了弯弯曲曲穿行于山中的水泥石子路,再难寻觅别样的景致。平凡的松树林高耸入云,枝丫层叠交错着遮蔽了阳光,仰头高望已见不到天空,阳光透过相互交织的缝隙洒落,泥地上忽隐忽现的星星点点的光影给山间的幽静增添了浓厚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