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是最好的安排

2019-11-30 | 菜地  | 评论:16

  妈妈从菜地回来,闷闷不乐的,说是菜地的菜被人偷了一大片,听到这个坏消息我显得非常平静,因为此类事情年年都有发生,习以为常了。妈妈开垦荒地种菜是为了消磨闲暇时间,并不在乎得失,虽然如此,但是看到自己付出辛勤劳动换来的果实被贼人窃取,心里着实是添堵,我稍作宽慰,一起痛骂贼人几句,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毕竟失去的也找不回来,又何苦唉声叹气,自寻烦恼。

  仔细想来,此类行径似乎也有季节性,越接近年末出现的概率越高,也是奇怪的事。在这个时节坐长途车出远门,家人或朋友总会提醒注意随身物品,记得有一次在上车的瞬间,明显感到有一只手在碰我的大衣口袋,好在提前作了准备,让那贼人失望了。上星期遇见个路人迎面而来,挎着背包,突然从大衣里面掏出部手机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操着外地口音问我要不要,我朝他瞥了一眼,匆匆离去,对此,我可是完全免疫的。

菜园子留影

2019-11-16 | 生活  菜地  | 评论:6

  下午去了一趟妈妈的菜地,路途不算远,只因靠近公路,往来车辆密集,进出多有不便。此处原本是荒地,自被开垦以来,至今历经近二十个春秋,中途也未因搬迁新居而荒废它,着实是割舍不下,这是妈妈乐于从事一辈子的事情。

  许久没有到此,今日过来,并不会感到陌生,恰似老友拜访故人的心情,隐约中反而多了几分归宿感。入口处的黄泥小道依旧被杂草虚掩着,裸露在地表的碎石子,锃亮锃亮的,我小心翼翼地踩上去,顺着小道右转,诧然发现立于侧旁的痕迹斑驳的泥砖老墙终究是抵不住风雨的侵蚀,倒塌在杂草堆中,安静地躺着,似乎在等待岁月瓦解它的躯壳,掩埋进泥土里。我径直来到菜地中间的那口鱼塘,它是整片菜园子的水源,边上的苦楝树还在,光秃的枝杆挂着几片叶子,随风飘摇。以此为界,岸这边绿意葱茏,仍有不少正在劳作的人,望向对岸那片土地,已被厚厚的黄土覆盖,妈妈感慨地说这里正在被开发,不知道菜地还能保留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