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笛

2019-7-12 / 生活  陶笛   / 评论:30

  酷暑时节渐深,工作亦步入繁忙的阶段,白日里琐事缠身,忙得晕头转向,晚上在家还要面对一堆令人烧脑的资料图纸,此种状况已持续了一个星期,暗自叫苦。傍晚时分,身心略显疲惫的我穿行在回家的路上,思绪不断地梳理着近期的工作,今夜又该如何安排?

  不知何故,每天下班都必然经过这条靠近市场的巷道,原本宽敞的道路,忽然间聚集了不少躲避城管的游商散贩,日子久了也就成了一条热闹的街市,巷道自此变得拥挤窄长。巷道两旁各式摊位一字摆开,人群熙攘,不得已放缓速度跟随着人流向前移动,人声鼎沸,此起彼伏,我不时驻足向两旁扫视,神然自若的商贩们各自占据着一米见方的场地,安闲自得地整理着摊中的货物,时而抬头向路人吆喝几声,时而与旁边的同行攀谈几句,夜幕初垂,激情依旧。应该说,他们已习惯于这种日复一日的生活,抑或是,生活使他们束缚于如此的习以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