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疙瘩

2019-3-19 / 生活  面疙瘩   / 评论:14

  早晨醒来时闻到从厨房飘来的一阵久违的香味,我踢开被子翻身下床,趿着拖鞋来到厨房张望,果不其然,母亲煮好了早餐——面疙瘩,这是我最喜欢的面食。食物确实是能够调节人类心情的强力催化剂,平日里时常赖床的我一改往日的懒慢,精神气倍增,手脚麻利地收拾好床铺,拉开窗帘,窗外那一夜沙沙作响的雨也忽然变得曼妙多姿。

  就主食而言,南方人吃米饭,北方人吃面食,这是祖辈人一代一代沿袭下来的习惯,究其根源估摸着与南北方气候土壤的差异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众所周知,南方雨水季节长,适合种植水稻,北方则适合种植小麦玉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日积月累也就形成了南北方迥异的生活习性。北方除了小麦,从电视节目中常看到北方农村的生活场景,院落里堆成小山高的老玉米棒子,颇让人惊讶,就连门前、屋顶也都挂满了玉米棒子,这应该也是北方人的主要食物了。南方也能偶见一些卖玉米窝窝头的店家,来的客人多数是涂个新鲜,长期经营并不是易事,自然也就维持不了多少时日,毕竟饮食习惯有一定的影响作用。

  说到这,让我想起了那年和朋友去山东的情景,在山东沂蒙地区住了一个星期,吃了一个星期的面食,和北方人到南方有着同样的“水土不服”状况,最后实在是无法忍受了,不知朋友从哪弄来一小袋米,并向店家借了锅,煮了一锅米饭,两人这才恢复了元气。当地的年轻人皆都外出打工,老人成了主要劳动力,最让人记忆犹新的是那里的柿子树,家家户户门前都有几棵柿子树,时值深秋,树杆上已不剩一片叶子,轮廓凸现得苍老虬劲,满枝桠挂满了火红的柿子,摇摇欲坠,极为壮观。我情不自禁地举着手机拍照,一旁两鬓白发的老人佝偻着身影凝视着我,是在好奇第一次见到柿子树的我吗?抑或是思念在外务工的子女。老人祥和安静的神情,似在与谁隔空对话,想必远在他方的亲人,每当看到柿子时,一定也想起了家乡的柿子树。

  生长在南方的我自然是以米饭为主的,早餐会吃些面食,而面疙瘩并不常吃。记忆里,是在我小的时候,母亲为了让我和姐姐早餐吃得丰富一些,想着法变换不同的做法。有一次,她在早餐店吃了碗面疙瘩,于是,回到家里也尝试着擀了面团,琢磨着切成小块,在砧板上搓成圈,再把搓好的面团放进烧开了水的锅里煮一会,捞出沥干水,最后与油盐酱葱等调料放进锅中翻炒,加水煮熟出锅,一道简单的面食便烹制好了。第一次吃这样的面食,软滑的面疙瘩,香气扑鼻,特别有嚼劲。可能这并不是正宗的北方面疙瘩的做法,但自此,我就深深爱上了这个味道,是刻骨铭心的,并且会爱上一辈子。

  后来,我到外地读书和工作也去过许多面馆,尝过不少面食,却始终寻找不到妈妈做的面疙瘩的味道。朋友曾经问过我一个这样的问题:“当你偶然来到某个陌生环境,有时内心是否会涌现一种似曾相识的情怀?”我沉思片刻,似乎未曾遇到过,也并不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一首歌或一个物件却能承载许多往事,只因那首歌或那个物件陪伴着你度过了那段难以忘怀的岁月。

  至今,我每当吃到面疙瘩时,脑海里都会浮现母亲的身影。

 

« 上一篇 下一篇 »

文章 | Article

网友留言列表:

  •  13林海草原  发布于 2019-3-28 19:37:43  回复该留言
  • 我在南方吃过面疙瘩。北方以面食为主是不准确的,东北是米面通吃,不挑不拣。东北这边以米饭为主,面食为辅,如果必须给个比例,那就是7:3吧。疙瘩汤的面球没这么大。
    不过话说,我在南方吃的面疙瘩,汤里面有白酒和大量的糖,喝不下,面疙瘩因为太甜,也几乎吃不下。不适合东北人的口味哈哈哈哈
    •  逆时针  发布于 2019-3-28 21:41:32  回复该留言
    • 是的,这个应该不叫面疙瘩,前面的王老师有评论,正确的叫法是“麦耳朵”。我怎么没有吃过甜的面疙瘩,哪个城市的?
  •  12姜辰  发布于 2019-3-26 12:54:38  回复该留言
  • 面疙瘩这个我小时候也吃过。= =、但是现在在也没吃过了。
    •  逆时针  发布于 2019-3-28 21:39:06  回复该留言
    • 改天我要自已尝试着做做看,就这么决定了。姜兄需要下单吗~~
  •  11马也随笔  发布于 2019-3-25 11:27:39  回复该留言
  • 虽然没有吃过面疙瘩,但能感觉到是种颇具特色的食物。
    •  逆时针  发布于 2019-3-28 21:28:12  回复该留言
    • 看了前面网友的评论,才知道这算是家常面食了,家家做得各有特点,卖相一般,但能吃得饱呀。
  •  10Mr.Chou  发布于 2019-3-25 8:25:01  回复该留言
  • 这面疙瘩我妈有时候会弄两手,以前觉得很好吃,现在却不怎么喜欢吃
    •  逆时针  发布于 2019-3-28 21:26:00  回复该留言
    • 只要是独特的味道,好吃与否都不重要了。
  •  9Jason  发布于 2019-3-25 8:20:59  回复该留言
  • 直到现在,偶尔自己也做点面疙瘩给儿子吃,这种都快成了怀念牌了...
  •  7wys  发布于 2019-3-23 8:20:42  回复该留言
  • “面疙瘩”也是我小时候的记忆,当小时,家里也种些小麦,到街上压面时,父母通常都会留一小袋灰面(即面粉),回家来给我们做一顿“面疙瘩”,好像是80年代末吧!
    •  wys  发布于 2019-3-23 8:43:10  回复该留言
    • 想起来了,记得小时候,我们那里叫做“麦耳朵”。
      •  逆时针  发布于 2019-3-24 10:02:58  回复该留言
      • 刚去百度查阅,果真有“麦耳朵”这样的叫法,对照了图片,我这疙瘩面外形更接近麦耳朵,不管了,反正都是面。
    •  逆时针  发布于 2019-3-24 10:06:23  回复该留言
    • 许多传统的手艺与我们渐行渐远了,都成了遥远的记忆,这比西方的比萨、汉堡好吃多了。
  •  6秦大叔  发布于 2019-3-22 22:31:19  回复该留言
  • 因为爷爷是北方人的缘故,我从小也没少吃面食,也爱吃面食。面疙瘩是我父亲给我做的,做法也不复杂,把面粉加水搞成糊状,烧一锅开水就往里面一点点的流下去,受热马上就成一坨疙瘩了。
    •  逆时针  发布于 2019-3-24 9:59:29  回复该留言
    • 吃惯了米饭,偶尔吃点面食还是挺有滋味的。

评论 / 回复

必填

选填

填域名即可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