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颜色

2020-5-20 | 夏日  黑白  | 评论:26

  近期忙于工地上的事情,昏头转向,顶着烈日无奈地奔走在小镇的大街小巷,曝露于阳光下的肤色渐渐泛起黝黑。摘下眼镜,镜框紧贴的两颊留下一道浅白,黑白分明,凝视镜中的自己不禁莞尔一笑,夏日的恶作剧如期而至。

  打开闲置了半个月的笔记本电脑,竟然还有一格电,出乎意料,拿起毛刷小心翼翼地拂去键盘上的浮尘,脑海中闪过许多欲记录下来的片段,却不知从何述说。瘫坐在沙发上呆滞良久,屋角的风扇呼呼作响,疲惫的身躯满足地享受着阵阵清凉。夜深人静,遐思万千,孤寂的心灵在港湾里来回荡漾。

炎热的假期

2020-5-5 | 五一  劳动节  | 评论:33

  午后从昏睡中醒来,隐约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依稀的轮廓随着意识的渐渐清醒而消散,抹得一干二净。燥热的气流穿过窗户阵阵卷来,整个房间犹如蒸笼一般,令人深感压抑,木椅上呼呼作响的风扇失了功效,仅有的一丝凉意消逝殆尽,竟平添了几份烦躁。五一假期的气温高达34摄氏度,顶着炽热的烈日煎熬着,失了神,天气预报显示未来几日有暴雨,满心期盼。

  看了博友们游山玩水的趣闻美景,青山绿水,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置身宜人的景致,令人心生羡慕。我则躲在家中鼓捣些琐事。前几日听朋友罗列了一堆asp网站的缺陷,意欲把网站程序从zblog asp版本转换成php版本,找来备用空间尝试了一番,苦于不通技术,遇到一些问题,终因找不到解决办法而弃之。想来对网站的需求不高,闲暇时码几个字记录生活而已,便不随潮流趋势,或许多年后会沦为遗忘的角落,又何妨。用惯的东西看着舒心,更具亲切感,算是自我安慰,内心也就坦然许多。

乡音易改

2020-4-30 | 乡音  | 评论:19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初识新朋友,主观会下意识地从体态腔调判断其来自何地。若为近邻,则缩短了彼此的距离感,若天南地北相隔甚远,却有了话题的切入点,浅聊风土人情的迥异,尴尬氛围便淡化于平凡的趣事中,人之常情,向来如此。华夏大地幅员辽阔,南北生活有着天壤之别,作为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深爱这方水土,说来怪哉,与人闲聊,竟多次被误认为是广东以北的汉子,一脸错愕。

  广东的方言以粤语和客家话居多,若是当地人,平日里是极少讲普通话的,即便讲上一两句,也夹带着浓浓的粤语或客家口音。我来自客家山村,很小便随父母迁离家乡,扎根于粤北的天空下,小时候常与附近村里的小伙伴玩耍,耳濡目染,讲得一口流利的当地客家方言,长大后,抑或是不爱言语的缘故,方言渐渐钝化了。至于粤语,却是从未讲过的,只因所生活的厂矿家属区,皆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以普通话为主,虽是有些蹩脚,以至后来朋友常拿我身为广东人不讲粤语打趣,苦笑不得。

岁月带不走的

2020-4-22 | 生活  母亲  | 评论:11

  正值下班时分,小镇的街道愈发吵杂起来,街头巷尾无不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辆,依次等候在红绿灯路口,缓慢挪动,忍受着日趋不堪的交通,只因接受了小镇的生活。夜幕初垂,天边残留的苍白亮光隐没于山峰,我驱车往母亲的菜园子方向驶去,凉风习习,熟悉的路抚平了内心的疲惫。自上个世纪末迁到这座城市,扎根于此,记不清多少次行经此地,母亲一如既往地守着她的菜园子,至今已有三十载。

  母亲是个勤劳俭朴的传统女人,年轻时的她每天下班后不辞劳苦,总在菜园子里捣腾,为的是贴补家用。那时的我,放学后甩下书包就朝菜园子奔去,母亲在一旁忙活,我则蹲在角落折树枝、捉昆虫、挖泥巴,菜园子宛若童话书里的城堡,成了梦想的栖息之地,记载了我的童年趣事。后来,我到外地读书,年岁已近半百的母亲仍旧在菜园子操劳,她说趁年轻还可以多干些活,我知道她是希望通过自己微薄的力量让子女过得舒坦一些。

吃亏是福?

2020-4-16 | 生活  | 评论:20

  在小学校门外等朋友,久不见踪影,寻得门外遮阳棚的木椅上小憩。微风徐徐,宛若轻柔的棉絮贴面拂过,和煦的阳光弥漫了整条街道,于空气中嗅到一丝清香,左顾右盼,不知何物。树枝上经冬的枯叶纷纷飘散,洒落一地,除了三两路人经过,周遭甚为安静,不时打着哈欠的我,倦意泛起,竟有置身夏至午后的错觉,慵懒而惬意。

  学校的保安拿着扫帚走出校门,意欲把校门外的街道清扫一番,我们相视点头微笑。时常进出学校办事,皆已面熟,待他闲暇片刻,径直朝我走来,寒暄几句,天南地北地胡侃,他无不抱怨工作的烦躁,现如今增加了打扫校门外的工作,无奈地摇头作罢。我默默地听他述说着对工作的不满,想来这也是社会的一个常态,很多人也都对自己的公司或工作有各种各样的情绪,身为局外人难以判断其中的利害,但就个人的处事原则,吃点小亏并无大碍。倘若有他处可去,又何苦憋一肚子闷气,这不,只见他絮叨完,随手丢了烟蒂,起身拍拍屁股继续工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