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生活

2019-6-29 | 生活  | 评论:26

  忙活了一段时间,终得几日清闲,把工作抛之脑后,在家里随心所欲地做着一些自已感兴趣的事情,清静的时光永远都是一剂舒缓身心疲惫的良药。观看了喜爱的影视节目,回复了朋友们在网站的留言,走访朋友们的博客瞧了瞧最近发生的故事,握着手机刷着热点时事及娱乐八卦,之后,随手拿起电脑旁近期阅读的书翻看了几页,生活忽然变得如此这般简单,无聊却享受着。

  窗外又响起了沙沙的雨声,好一场及时雨,我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走到窗边,突如其来的雨欢快地对抗着夏季的酷热,关上窗,又回到了属于我的世界。读书的时候,时常好奇地想着未来的自已会是如何一种状态?如今提及年轻时的迷茫,却仍给不出准确的答案,唯一能做的是把余下的时间用在曾经割舍的事情上,也算是达成了一些心愿,宽慰了消逝的年华。

周末一日游

2019-6-21 | 生活  荷花  中式建筑  | 评论:12

  上周末,朋友邀约到邻县游玩,说是该县城的街景风貌在近年来的改造中有了很大的变化,思索片刻后应诺了下来,无奈搁置原定的安排,欣然跟随了去。

  该县城对我而言是陌生的,在记忆深处仅能搜寻到几丝残存的模糊不清的印迹,生命中有许多类似的匆匆而过的片段,抑或是相距甚远没有交集而不相往来,抑或是志趣不相投而索然寡味,也就淡然处之了。而这座陌生的城市却近在咫尺,找不到合理的有说服力的说词,抑或是风土人情大致相同而忽略了它的存在。

  回想起多年前和朋友到该县城登山,徒步穿行于当地特有的丹霞地貌间,山岩陡峭,林木高耸,抬头望去皆是不见尽头的蜿蜒曲折的山路,转过了无数弯道方见到终点,一行人已是大汗淋漓的倚着路旁的石柱喘息不止。稍作休憩,才察觉到一路行来却未曾观赏到此山的独特之处,顷刻间恍然大悟,深有“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叹。山高路远,待出了景区已近黄昏,身心疲惫不堪,没有做过多的逗留便打道回府了,自此不愿再去该山林走一遭。之后,有远方的友人慕名而来,相邀同往,我便借故推迟,不忘好言相劝其改变行程,即便早已料到会是无功而反的。许多事往往需要亲身经历了方能品味其中的苦涩,也罢,仅一家之言,没有苦何来乐呢,想必友人亦能从中寻得一份难以忘怀的体验。时光一晃而过,此事距今近十载有余。

L君

2019-4-20 | 生活  | 评论:12

  L君,是我十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却很少见面,回忆起上次道别的时间,距今相隔已有三载,感叹时光如白驹过隙,稍不留神,青春不再,岁月已老。他的生活方式较为随性,不惊不扰,不受世俗的约束,虽然彼此有不同的喜好却也能聊到一处去,那份友情看似淡如流水,却更像是藏于彼此内心深处的一酝老酒,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定是有求必应的。前段时间,突然看到久违的他在微信给我发了信息,甚是惊喜,寒暄几句,问候了近况,感慨世事变迁,恍如隔世。

  L君尤为喜爱收藏旧物件,并非价值不菲的古玩,多为古朴残损破旧的物件,脱落朱漆的红木窗花、虬枝苍劲的柏树根雕、泛黄的宣纸字画,对此他自有一套独特的见解。若要是谈起旧物件的话题,便打开了他的话匣子,一发不可收拾,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地从物件的产地、分类、材质、特性、年代等角度来一番详尽的解说,皆能道出几分意味深长的见解,其知识面的深度与广度在外行的我看来着实是深不可测的,当然,即便是听得云里雾里,我都会在一旁喏喏应答着点头,生怕扫了他的兴致。除了收藏,亲自动手制作工艺品也是L君的一大爱好,时常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他晒出的劳动成果,单从成套工具的专业性都能看出他的用心投入。

城区的老街

2019-3-29 | 生活  老街  | 评论:21

  桃园西路是城区的一条窄长的老街道,街道被周边耸立的高楼遮蔽,终日难以见到阳光,昏暗阴沉,雨后走在潮湿的老街上更为凉气袭人,夹带着的阴冷气息,不禁令人一阵哆嗦。天边微露的阳光极力地在老街上渲染了一层淡黄的光晕,竟也带来了丝丝暖意。雨水把深灰色的混凝土路面冲刷得一尘不染,露出砂砾的光泽,星星点点,稀薄的阳光透过云端散落下来,路面便映得亮锃锃的。老街边上人行道铺设着草绿色的吸水砖,中间盲行道的黄色尤为凸现,黄绿相间的路面似彩色布带依附在街道两侧,向前弯曲延伸,给沉闷老街增添了些许生气。

草药铺子

2019-3-23 | 生活  草药铺  | 评论:25

  当地有一所中医院,在几年前因老城区的改造而被拆除,并没有搬迁新的地址,相关的工作人员大概是归并到其他医疗机构,自此当地的中医院便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现代化的商业办公楼,该楼自建成以来招商广告横、幅标语层出不穷,而至今却无人问津,闲置多年,不知何故。

  拆除之前的中医院大楼,虽地处城区中心,却被周边零乱的高低错落的住宅楼遮挡,仅留一条狭窄的巷子从医院大门通往公路。巷道从里往外走,两侧的红砖围墙破旧不堪,深浅杂乱的裂缝似岁月留下的刀痕,粗陋狰狞,墙壁上依稀可见墨绿色苔藓肆意蔓延的痕迹,若不是路口的指示牌,估计没有人会相信巷子尽头竟是一间医院。在巷子靠近公路一端,两旁有数家草药铺子,门前皆一字摆着几个竹筐和编织袋,屋内沿墙放置了一排锈迹斑斑的铁架,四周见缝插针地塞满了干枯的药草,黑压压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