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方向

2020-4-11 | 到山中去  | 评论:16

  午觉睡得昏沉,伴随着季节变化带来的疲乏令身躯尤为慵懒,醒来依旧卷缩在被窝中,想继续进入梦里却又难以入眠。寂寥的午后,凝视着天花板呆滞片刻,从窗帘缝隙间穿透进来的光线,忽明忽暗,有趣得很,天外定是刮起了风,昨日的春光明媚没有残留一丝痕迹,一片苍白。

  春困侵扰,如何度过闲暇的周末搅得人心慌意乱,什么都不想做,只是静静地翻看手机,乱七八糟的信息铺天盖地,一时间怅然若失,生活倏尔陷入浮生若梦的境地,无法自拔。朋友圈转发着广东省关于中小学开学日期的通知,4月底高初中年级复校,5月中旬小学复校,体验了一番网络教学乐趣的学生即将回到正常的课堂,憋了几个月的家长总算可以舒缓心头的无奈。感慨日新月异的科技,文明取代了荒芜,可叹逝去的方是可贵的。关了手机,茫然失措,才发觉,网络不知何时填补了内心的空虚,手机也好,电脑也罢,悄然成了梦与现实的纽带,惊慌不已。

试用篱落主机

2020-4-7 | 篱落主机  | 评论:31

  闲来无事,习惯性地翻阅博客,瞅瞅是否有朋友的到访,不求高谈阔论,即使是寥寥数语的寒暄,内心也仿佛遇见了阳光,暖暖的,便不再孤独。起建博客网站的初衷,仅仅是为了排遣心中的寂寥,消磨闲暇时光,却不曾想到能坚守至今。期间更换域名、主机,断断续续,竟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素未谋面,却是令人欣喜。

  一直认为我的网站内容较为单一,时日久了总有些乏味的感觉,倘若没有突如其来的事情,生活似乎重复着平日的轨迹,搜肠刮肚码几个字,也算交了差,了了一桩心事。接连几日的阴雨天,没有去公司报到,居家折腾些琐事,忽然考虑着给网站增添些内容,不无顾虑。时常到朋友的博客走走,或是两三趣闻,或是几多心绪,随意调侃几句,随心抒发己见,甚好。若是遇到看不懂的技术文章,着实令人头痛,但总要问候一声方好离去,只能勉为其难地留下不知所已的片言只语,撒腿就跑。不同行业的技术内容对网友而言是有局限性的,在行外人看来会相当枯燥无味,这也是我对增添网站内容所忧心的,罢了,转念一想,单一也是专注的表现,自我陶醉一番。

铭记这一刻

2020-4-4 | 清明  哀悼  | 评论:14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2020年4月4日,清明节,令人心情沉重的日子,全国人民哀悼在抗击新冠肺炎斗争中牺牲的烈士和逝世的同胞,缅怀先人,敬畏生命,历史的烙印必定深深地铭刻一生。

  追忆起上一次全国哀悼,是邓小平同志逝世的时候,那时的我还是学生,当校园广播响起的那一刻,师生们放下手中的书本,纷纷起立默哀。校园上空回响着义勇军进行曲,经久不息,无不触动着每一颗懵懂的心,却是悲恸的。伟大的领袖忧人民所忧、苦人民所苦,照亮了神州大地,时隔二十余载,祖国忍辱负重,站了起来,您看到了吧。

清明在即

2020-4-1 | 清明节  | 评论:13

  清明在即,朋友感叹不得回家乡祭祖,远方的亲戚劝其择他日而归,亦是响应村里的政策,杜绝大量村民聚众扫墓。各地习俗迥异,祭拜祖先的时日并非皆在清明时节,自然也存在并无此礼习的地方。对我而言,自小离开地处深山老家之故,甚少回去,对家乡的印象已模糊不清,除了尚保持电话寒暄问暖的几个亲戚外,家乡的人也是陌生的。

  当地有一处烈士园林,位于公园后山半坡处,山脚下的大门古朴简陋,百级石阶向前延伸,拾级而上,翠松环绕四周,幽静且肃穆。读书的时候,学校于清明节前后组织集体前往园林扫墓的活动,那时的我不甚理解此举的意义,只因可到山野一游,沐着春风,心中甚是欢喜。想来已有多年未曾前去瞻仰,凭吊先人,思索片刻,待雨水稍稍停歇,必故地重游,拾回昔日的记忆,届时又恐物是人非的酸楚翻涌于心头。

乐在其中

2020-3-27 | 艾叶糍粑  | 评论:26

  三月的广东阴雨连绵,大地沉浸于淅淅沥沥的雨声之中,此起彼伏,绵密的细雨在积水中泛起阵阵涟漪,映着天边煞白的的光亮,于昏沉的苍穹下折射出曼妙的舞姿。乌云聚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街上三两行人在雨中迅速移动着,稀稀落落的。雨水飘落在眼镜片上,形成水珠,遮挡了视线,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不清,我举起手擦拭着眼镜片,不敢放缓脚步,唯恐暴雨又将来袭。

  朋友邀我闲时前去小坐,凝视漫天的絮雨迟疑良久,不便前行,出于礼貌,拨通朋友电话问候近况,方知他跑去钓鱼了,我愣了片刻,不知他何时鼓捣起这玩意,笑称改日必向他请教一二,貌似我还没钓过鱼。回到家中,才发现衣服被雨水沾湿大半,狼狈不堪,跑到阳台整理一番,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索性下午不去公司了,在家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