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宫牛黄丸

2020-3-11 | 安宫牛黄丸  | 评论:25

  姐姐拿来一颗安宫牛黄丸,让我收藏好,说是以防不备之需,询问了价格,七百多元,着实令人咂舌,莫不是传说中的仙丹。药丸的包装倒是精致,六边形柱状铁盒,朱红色漆面,面上赫然印着北京同仁堂字样,掀开盖子,内部还有一铝质密封层,需要拉起铝环方能开启,罢了,收起欲一睹此物尊容的好奇之心。合上盖子置于掌中端详,包装盒上标注着药丸成份,皆是些平日里听过的中药名,估摸着唯有那牛黄较为稀少珍贵吧。药丸重量3克,保质期5年,敢情仙丹也是有使用期限的。

  记得一部电视剧的台词,说的是村里的郎中感慨草药的功效:“……还是山里野生的草药好哇!……”一句平淡无其的话语,却在我每次触及中药的时候于脑海中浮现,想来并不全无道理的。几年前,表姐来我家小住,主要缘由是苦于长年淤积的顽疾,前后不知吃了多少药终不见疗效,家人打听到一位中医,于是叫她不妨来这边看看。表姐每次看病回来都提了几包药,价格不菲,据说是药房的草药皆是精挑细选的,不知真假。既来之,则安之,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病疾虽未痊愈,但表姐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草药的优劣因地理环境的不同而有讲究,就像淮山和山药看似一样,但淮山的药用价值更高一些。

又见木棉树

2020-3-7 | 木棉树  | 评论:24

  下午去当地的小学办事,大门处有一位老师值班,询问了事由后让我做了登记,当然少不了检测体温,非常时期,学校自然是不敢大意的。此时的校园显得空旷宁静,漫步于校道,微风徐徐,耳畔不时传来树枝在风中摇曳的声响,惬意至极,宛若置身山野般安然恬静。

  临行时,于楼上向外张望,一抹艳红映入眼帘,不禁收缓脚步看个仔细,一棵约摸三层楼高的木棉树耸立于球场旁,不觉间,又到了花开的时节。记忆里见过的木棉树都是高大的,它与其它树木一样的不起眼,平日里未曾觉察到它的与众不同。夏日的木棉树拥有茂密的枝叶,形成了天然的树荫,是乘凉的好地方,秋冬逐渐褪去满树的枯黄,裸露出魁梧的枝杆。待到春日雨露的滋润,木棉树在冬日里蕴藏的力量被唤醒了,苞蕾迸发,红花绽放,满树的火红色,热情洋溢。

《我们俩》

2020-3-3 | 我们俩  | 评论:19

  昨日观看了一部影片《我们俩》,一个来北京上学的女孩,穿着绿色军棉袄,迎着漫天的飞雪,登着自行车穿行于街头,脸颊冻得通红,她打听到一处四合院有适合的房子出租,于是满怀欣喜地前往。四合院简陋得可以用凋零破败来形容,一位孤独的老人静静地端坐在房子中间的布沙发上,对女孩的到来不屑一顾,得知女孩的来意,老人并没有舒缓脸上的冷漠,经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女孩还是决定租下房子。看到此,影片颠覆了老人在我内心里和蔼可亲的形象,于是关了播放器,不知影片中老人的一生经历过什么,令她变得如此狡诈无情,同时揣度着那个柔弱的女孩必定受尽刁难。

拥抱生活

2020-3-1 | 网络教学  | 评论:23

  昨夜突如其来的滂沱大雨洗去了世间的尘土,给周遭的景物增添了几分饱和度,露出物体原有的色泽,绿的绿,红的红,黄的黄,格外分明。换上了绿装的榕树,抖落了经冬的枯枝败叶,飘落在残留着水迹的油柏路面,零零散散地躺着,冬日的忧伤遮不住春的明媚。空气里弥漫着的湿润令人身心舒畅,宛若置身于山林间,雀跃的鸟儿于树梢间传来悦耳的鸣叫声,此起彼伏,划破了清晨的寂静,万物复苏了。

  街上的店铺陆续拉开沉重的卷闸门,穿梭于马路的车流明显增多,吵杂声不绝于耳,小镇逐渐恢复着往日的热闹。路上的行人皆戴着口罩,巷口仍有防疫工作站坚守,进出公共场合依旧需要检测体温,这一切已经融入了近期的生活,但它扺挡不住春天的脚步,挡不住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理发了

2020-2-27 | 理发  | 评论:29

  细细算来,已有一个多月没有去理发店了,一向不爱打理头发的我驻立在镜子前凝视许久,发现鬓角处原本不明显的几根白发突然变得如此碍眼,令人浑身不自在。受疫情的影响,镇上大多数门店还未正常营业,我常去的那间理发店也不例外,说是要等相关部分通知才能开张,商家无不叫苦不迭,虽是无可奈何却并未有哀声载道之怨。想到在各小区和街巷路口的检测点值班至深夜的工作人员,坚守至今,大家心中的不愉快终是被融化了。

  近几日气温回升,我却不敢随意脱减衣物,天气变化莫测,若引起身体不适,恐进不了家门,还是小心为好。下午闲来无事,再次跑到理发店瞧了瞧,喜出望外,店内已有两三人,走进去和老板搭讪,方知昨日才通知可以营业的。理发店有些年头了,空间不大,设施也很简陋,搬家之前我一直在此理发,渐渐习惯了这里的氛围。说来奇怪,此后搬了新居,附近也有几间不错的理发店,但每次还是不辞路途远,不由自主地回到这间理发店,回到那个熟悉的仿佛能找回自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