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大地

2020-2-7 | 李文亮  庚子年  | 评论:18

  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或是宅在家中吃吃睡睡的日子蓄足了精气神,尽情奢侈地消磨时光之后,殊不知颠倒了作息。窗外稀稀落落的雨声不绝于耳,于寂静的黑夜平添了几分阴冷之气,有多少人同我一样百无聊赖地卷缩在被窝里翻阅着微博,内心一次次被世间的悲欢离合触动着,起伏的忧伤融入雨水中,润湿了大地。

  令人悲叹的莫过于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大家怎能忘怀病床上他那憔悴面容绽露的坚强,他说过病好了要回来的,结果未能如大家所愿,世人再也见不到他风华正茂的身影,他也与亲人天各一方。回顾疫情爆发的前前后后,感叹医护工作者的力量是那么的薄弱,他们声嘶力竭的呐喊是那么的无助,绝非畏惧大自然的震慑力,更多的是在朗朗乾坤下无奈的苟且。

雨后便是晴天

2020-2-5 | KN95口罩  | 评论:14

  窗外一夜沙沙作响的雨声消失了,晨曦穿过窗帘的缝隙在昏暗的卧室里留下一道光亮,似一把利剑刺破了空气。伸手拉开窗帘的刹那,朦胧的睡眼抵挡不住耀眼的光,片刻,缓缓睁开,晴空万里,隔着玻璃窗仿佛触摸到了雨后的清新空气。

  电脑桌上放着姐姐给我的口罩,这是春节前购买的,原本是为回老家准备的,年初二的时候得知老家村里的道路封了,禁止进出,无奈取消了初定的计划,宅在家里数日,大门不敢出,还省下了几只口罩。拆开包装一看,有三个款,其中一款的面罩上标示着GB2626-2006级别KN95字样,惊喜不已。由于近期关注疫情,多少知道这口罩应该是医用级别的,市面上基本已经断货,不管是不是一次性的,计划着用多几天。

2020年2月2日

2020-2-2 | 冠状病毒  肺炎  | 评论:13

  受病毒的影响,多数企事业单位及个体商户皆推迟了上班日期,平日里喧闹的街道如今显得异常安静,迎面而来的行人都戴着口罩,三三两两,皆是青年,路上行驶的车辆也少了,窄小的油柏路忽变得宽阔许多。天气回暖,平静的苍穹下仍旧笼罩了一层阴郁的灰色,久久未散去,看似波澜不惊的大地,压抑着暗涌的浪涛,无不翘首期待着驱散它的曙光。

  公司老总于春节前回了乡下,昨日电话问我这边的情况,他说原本准备回来的,殊不料车子出了村子后,几条必经的路口红灯长亮,估计当地为避免村民远行不得已而为之,应该是小范围的措施,谁也不愿出门一趟驾照却被扣掉大半分,这一招着实令人哭笑不得。本以为可以继续宅在家里吃吃睡睡,无奈公司有事要去处理,我戴上装备行色匆匆地穿过街边巷道,一路上寂静的氛围令我加快了脚步,且无心驻足观看周边的景物。

不一样的春节

2020-1-28 | 冠状病毒  肺炎  | 评论:18

  农历正月初一的夜显得格外寂静,远望窗外不远处的河堤,沿岸的灯火依旧璀璨,平日里溜达散心的路人身影消失了,喧闹吵杂声也随之遁了踪迹。绚丽的华光向远处极力地蔓延着,孤独地映亮着周遭的建筑,隐没于巷子深处。突如其来的雨划破了昏黄的夜色,肆意地敲打着玻璃窗,嗒嗒作响,尽情地在暗淡的大地上撒下滋润的雨露,此时此刻,正面临严峻考验的古老国度,宛若响起了令人振奋的鼓点。

  今日初四,畅快的雨水总算停歇了,带来的湿冷空气仍旧徘徊着,但和煦的阳光已透过云层温暖着大地,望向天边绚烂的日出,心情大好,想出去走走,却不知何去何从。宅在家里数日,隐约听见从公路上传来巡逻车辆不停播放的防控病毒的宣传语:“……不要串门聚会,减少外出,室内通风,勤洗手,戴口罩……”时而点开微博查看新型冠状病毒的最新疫情,看着各地众志成城的决心,春节的寒意终是被温暖的心驱散了。

还愿

2020-1-22 | 南华寺  | 评论:12

  天边一抹苍白的光亮,透过层层叠叠的云雾映着远方的山头,略显惨淡,终是驱不散大地的阴郁,灰蒙蒙一片。我起了个大早,独自一人来到冷清的公交车站,晨风拂过,带着夜里残留的冻霜寒露钻进大衣的缝隙,我下意识地系好领口的扣子,扯着衣角把身体裹得更为严实。时间尚早,停下来回踱着的脚步,倚在车站长凳一端静静地坐着,不时望向车辆驶来的方向,朋友的车应该快到了吧。

  和往年一样,春节前必到南华寺烧香,昨日相邀朋友一同前往,殊不料今日天色暗淡,却并未影响行程。近年来政府大力扶持南华寺的改造扩建,致力于打造曹溪文化小镇(大南华),周边建筑环境面貌有了极大的变化,居住于此镇,多少有些幸福感。距寺庙不过几公里,十分钟的车程便到了,我们在寺庙侧门下了车,右侧那排依墙而立的档铺不知何时被拆除,看着取而代之的立于眼前的一堵黄色的砖墙,脑海中回忆起昔日此起彼伏的喧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