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作乐

2020-2-18 | 断粮  | 评论:23

  断粮了,跑去超市购物,刚进大门便被穿着橙色马甲的工作人员挡下,手握红外电子体温仪在我身上测试,体温在正常范围,才准许我进入,大家都很配合,气氛融洽。这是附近的小型超市,主要供应日常生活用品,我拉着购物车走了一圈,人不多,水果蔬菜肉类等供应是充足的,而部分货架已空置,零零散散,我很快捡好想要的物品,不敢过多逗留,便匆匆离去了。

  小姨打电话来,相互问候了平安,她说春节前回到山里的老屋居住,本以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当地影响不大,却不曾想到事后村里封了路,不得进出。山里的人皆早已搬到镇上了,逢年过节方回来小住,邻里相隔甚远,况且回来的人不多,更显得山村的寂寥。记忆中,小姨的老屋依山而建,深山里的网络不好,这日子可不好熬。想到文人骚客追求的幽居生活,唯闻寒风拂动山林的声响,唯见细雨坠落泥地的姿态,大概如此吧,而此时却有一些苦楚涌上心头。

一夜春雷

2020-2-14 | 春雷  | 评论:21

  半夜,突如其来的大雨惊扰了我的梦,雨水拍打着窗玻璃,嗒嗒作响,我下意识地裹紧松软的被褥,睁开朦胧的双眼,漆黑的夜不再平静。轰鸣的雷声刹那间响彻整个小镇,闪电宛若银蛇般狂舞,于夜空中扭动着肆虐的身躯,一道道骤亮的光芒闪现窗前,又瞬间隐没了残影,留下令人悚然的撕裂声。许久,轰鸣声渐渐消逝,雨中的夜愈发显得沉寂。

  曾几何时,电闪雷鸣的雨夜是令人坦然的,卷缩在被窝里像羊水中的胎儿,耹听着液体的涌动声,充满了安全感。此刻,屋檐下的生灵静静地倾听着墙外的世界,陶醉于大自然的抚慰,皆把内心的忧愁与欢乐遗弃在夜色里。大地亦仿佛停止了转动,满足地接受着上苍的洗礼,以大雨滂沱之势洗去尘世的污秽。而今夜,轰鸣声不绝于耳,已分不清时节,春日的微风吹不散冬季的残酷,这惊雷又似在为谁呼喊,徘徊于夜空,经久未散。

在家发呆

2020-2-11 | 冠状病毒  | 评论:18

  伫立窗前遥望天边徐徐升起的旭日,耀眼的光芒冲破层叠的云雾,一道道光束从空中骤然射向大地,洒落在窗边,映在我的脸上。和煦的阳光弥漫了整个卧室,伸手触摸着,任其一点一点将身体包裹,暖暖的,近段时日抑郁的情绪融化了,渐渐消散。

  晴空万里,肆虐的冬季未能阻止春天的脚步,按捺不住游走的心,想跑出去呼吸下这久违的空气,看看春天的色彩。记不清有多少日未出门了,用手机电脑消磨着时光,心慌地过着闲适的日子,桌面上放着一只灰白色的口罩,它警醒着我,再次把我约束在家中。我把口罩挂在阳光下,让它也感受下春天的气息。

春回大地

2020-2-7 | 李文亮  庚子年  | 评论:18

  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或是宅在家中吃吃睡睡的日子蓄足了精气神,尽情奢侈地消磨时光之后,殊不知颠倒了作息。窗外稀稀落落的雨声不绝于耳,于寂静的黑夜平添了几分阴冷之气,有多少人同我一样百无聊赖地卷缩在被窝里翻阅着微博,内心一次次被世间的悲欢离合触动着,起伏的忧伤融入雨水中,润湿了大地。

  令人悲叹的莫过于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大家怎能忘怀病床上他那憔悴面容绽露的坚强,他说过病好了要回来的,结果未能如大家所愿,世人再也见不到他风华正茂的身影,他也与亲人天各一方。回顾疫情爆发的前前后后,感叹医护工作者的力量是那么的薄弱,他们声嘶力竭的呐喊是那么的无助,绝非畏惧大自然的震慑力,更多的是在朗朗乾坤下无奈的苟且。

雨后便是晴天

2020-2-5 | KN95口罩  | 评论:14

  窗外一夜沙沙作响的雨声消失了,晨曦穿过窗帘的缝隙在昏暗的卧室里留下一道光亮,似一把利剑刺破了空气。伸手拉开窗帘的刹那,朦胧的睡眼抵挡不住耀眼的光,片刻,缓缓睁开,晴空万里,隔着玻璃窗仿佛触摸到了雨后的清新空气。

  电脑桌上放着姐姐给我的口罩,这是春节前购买的,原本是为回老家准备的,年初二的时候得知老家村里的道路封了,禁止进出,无奈取消了初定的计划,宅在家里数日,大门不敢出,还省下了几只口罩。拆开包装一看,有三个款,其中一款的面罩上标示着GB2626-2006级别KN95字样,惊喜不已。由于近期关注疫情,多少知道这口罩应该是医用级别的,市面上基本已经断货,不管是不是一次性的,计划着用多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