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人醉

2020-1-14 | 糯米酒  | 评论:11

  一位旧邻居通过微信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说是她自己酿的糯米酒,定要送我一罐,我欣喜不已地连声道谢,一时不知该回赠些什么方合适,且先记下,改日厚着脸前去把米酒拿了再说。邻居小我几岁,她当年远嫁至此地,便和丈夫搬至楼下居住,平日很少照面,近在咫尺的邻里却是陌生的。

  印象中,起初与她搭讪是家人送了些从田地采摘的蔬菜给她,之后,她时常提些吃的上来,一来二往,便慢慢地熟络了。在我见过的年轻人中,她算是心灵手巧之人,织毛衣、包粽子、酿米酒等,在我们看来皆是繁琐的事,她却乐此不疲,总是乐呵呵地把自己的劳动成果与他人分享。遗憾因拆迁,两家各自搬了新居,便少有来往,却仍旧保持着联系,时而相约一同远足,其乐融融,或是遇到需要帮忙的大小事情,只要力所能及的定会援手支持。

古村新旧貌

2020-1-11 | 曹角湾  | 评论:18

  青山环绕着的古村似安详的垂暮老者,又一次在天边微弱的晨曦中苏醒,她已记不清这是第几个黎明了。踏进古村,竟听不到鸡鸣犬吠,就连桂花树上的鸟儿也失了踪影,寂静的令人心慌。顺着向前弯曲延伸的石板路远远望去,唯见于交错的树影间若隐若现的白墙黛瓦,渐渐清晰的轮廓呈现出端庄的体态。旭日东升,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下的老屋,像抹了胭脂水粉似的,令人赏心悦目。

  村长引领着去看一些老物件,穿过小巷,拐上七八道弯,跨过一个门廊,老屋原有的面貌曝露在眼前。大小不一的石块错落有致地铺在地上,历经风雨的锤炼终成了路,两层楼高的泥砖墙在岁月的磨砺下仍旧耸立着,墙上穿插的木梁纵横交错,沿墙支起了一条空中廊道,不知还能不能承受得了重压。

假期前夕

2020-1-9 | 春节  温泉  | 评论:16

  整个办公室静静的,唯有我一人独自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电脑主机风扇转动的呜呜声和键盘上下跳动的机械撞击声在室内沉闷地回响着,心神不宁的我不时望向窗外,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和疾驰而过的汽车,内心莫名地躁动着,心不在焉的。

  今日出门时瞥了一眼安置在客厅的佛龛,一盏红色的烛灯点燃着,想必是农历十五。从记事时起,这已是每逢初一和十五家人必做的事情,成了一种习惯,却不曾见家人念念有词或是祈求什么,或许是一份寄托,以此慰藉仍漂泊于尘世的灵魂。显而易见,还有半个月就是农历春节了,满脑子筹划着节日的行程,心早已在九宵之外,又何能安于工作之中,这是每一个长假期前夕的习以为常的病症,无药可救。

学会拒绝

2020-1-7 | 精英律师  栗娜  | 评论:21

  最近在看一部电视剧《精英律师》,毕竟是影视节目,情节自然跳脱不出矛盾激化的夸张渲染手法,但还算是接近实际生活的,从侧面述说着社会对法律意识的需求。多数人都认为安分守纪地活着,与法律就不会有交集,其实不然,这好比走在路上,突然飞来横祸,诸如此类,就需要自我保护的意识。随着社会的进步,观念需要转变了,法律一直都存在着,以往敬而远之,现在需要慢慢接纳它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不谈论上述话题,在此,只因电视情节有一句言词语重心长,萦绕于心,感触颇深,于是拿出来晒晒,大致内容说的是“生活能让人学会拒绝他人。”这里的“他人”不能一概而论,是相对的,说的是那些狡诈的、圆滑的、肤浅的、失信的、不尊重人的等等粗鄙之人。生活中这样的人就在身边,谁都有一些朋友,往往能与其走到一起的,又有几个是知已呢,只要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仍旧尔虞我诈、谈笑风声。

新三年,旧三年

2020-1-5 | 电脑  | 评论:28

  小外甥说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坏了,那是我于2009年购买的,后因性能跟不上工作的需求,被我遗弃,搁置在外甥家,用于看资料、写文档、打印等,掐指一算,它在岗位上坚持了10年。打电话和姐姐确认此事,她说可能是电源的问题,毕竟不常用,于是乎,待有空再过去瞧个究竟,若有必要就换一部新的。

  周末闲来无事,在网上翻看着各品牌笔记本电脑,寻得几款适合办公用的,然后与性能高一档次的产品稍作对比,后者性能强悍一些,价格高。一时间,不知如何抉择,是选适用的,还是选性能高的,心里忽上忽下。静心一想,猛拍脑门,只是看看而已,又不准备购买,苦笑着不再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