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饺子

2019-12-23 | 冬至  | 评论:17

  昨日冬至,朋友圈各种晒,荤的素的,咸的甜的,还有彩色的饺子和汤圆,热闹非凡,令人眼花缭乱。相较而言,我家显得平淡许多,与往日无异,虽然没有隆重的仪式感,但能和家人在一起,争论电视剧情,聊聊邻里趣事,平淡的日子也是快乐的。

  朋友来自北方,过了冬至就要回家乡补办婚宴,不久前我就得知此事,当时还挺纳闷的,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为啥还要补办婚宴呢?后来才明白,朋友当年结婚没钱办酒席,这在村子里是件大事,时常被人拿来调侃,家人的面子挂不住。面子,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就补办婚宴而言,倘若为了不留遗憾,着实是感人肺腑的,而若是为了挽回脸面,岂不是自寻烦恼,抑或是局外之人,不明其中的缘由。相互攀比是病态,成就的是可怜之人。

"文化节"

2019-12-21 | 文化节  | 评论:12

  近日身体不适,又不喜吃药,自然不愿看医生,只好在脑门抹上“驱风油”后裹被蒙头昏睡,或许是药油的作用,抑或是体质尚佳,休息了两天竟然回复了精神气,心情格外舒畅。话虽如此,这一遭在心里敲了个警钟,出门也未忘添加件保暖衣,想来温度还是比风度实用些。看着大门旁鞋柜上挂历的数字,新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安之若素,却隐约感到一丝心慌。

  当地“嘉年华文化节”活动举办了一个多星期,场地位于小镇河边的广场,每天经过此地不由地向冷清的会场瞥上几眼,仅此而已。“文化节”就是一个销售会,其宣传广告遍布大街小巷,对此,小镇的百姓是不已为然的,前去观看者多是图个热闹,大家心照不宣,更多的是对诸如此类杂乱的场合厌烦了,即便如此名不符实,还是有人愿意不切实际的鼓捣着。

早早睡吧

2019-12-19 | 生病  | 评论:12

  天气变化莫测,加上近几日没休息好,昨日突然感到脑仁晕眩,四肢乏力,晚饭后便早早卧床休息,夜里辗转反侧,醒来数次,顿感口干舌燥,摸到餐厅喝了杯水,继而裹着被子煎熬着。

  今日午睡醒来,宛若昏睡了许久,室内光线昏暗,非常安静,恍惚间误以为是清晨,伸手拉开窗帘朝外望去,阴沉的天空,地面已是湿漉漉的,下雨了。我翻找了件毛衣穿上,暖和了许多,希望它能缓解身体的不适。收拾妥当,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下楼,脑仁依旧晕着,没想到会以此状态迎接着冬季的第一场雨。

慢慢远去

2019-12-17 | 回南天  地瓜干  | 评论:11

   天气预报说这两天有雨水,于是早已做好了准备,然而一切并未如期而至,心里阵阵窃喜。早晨的风拂面而过,暖暖的润润的,心头滋生一种触摸到了春天的错觉,诧异万分。粤北冬季天气变化莫测已不是新鲜事,但还是让人有些猝不及防,裹着厚厚的大衣显然有些闷热。晨曦透过雾霭,唤醒着小镇,宁静的小镇渐渐吵杂起来,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温暖的空气中弥漫着黏糊糊的水雾,令人提不起精神,慵懒的情绪肆意蔓延着,用手搓了搓脸颊以舒缓昏沉的身躯,是的,"回南"天气确实出现在了冬日。

  街边卖年货的商贩早早出摊,箩筐一字排开,上面架着簸箕,摆满了各种小吃,地瓜干、米饼、芝麻糖、花生饼、猫耳朵、麻花等等,年味渐渐浓郁。一年之中也只有在春节前的一个月方能见到他们的身影,之后,若想再尝到这些地方特色的味道,又要等来年了。我独爱这个时节的地瓜干,橙红色的地瓜干软软的,上面裹着一层糖,晶莹透亮的,非常的香甜。妈妈也晒过地瓜干,成品却是灰不溜秋的,很硬实,与之相去甚远,无法比较,后来也就放弃了。朋友说他的家人会做,但工序繁复,不能一一道明,听得一头雾水,也就作罢,想来自己也是怕麻烦的人,偶尔买来解解馋,足矣。

围墙内外

2019-12-15 | 始兴花生  | 评论:15

  还有一个月就是农历春节了,趁着阳光明媚的日子,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了一番,我的任务就是拆洗窗帘。记得去年冬季阴雨天气频繁,不便于洗晒,“扫尘”时间被迫延后,直至临近春节才完成了这艰巨的任务,腌制的腊肉也受当时天气的影响,在楼顶多悬挂了些许时日,没有阳光的暴晒,只能风干了。住在对门的邻居每到冬季都会腌制几十斤腊肉,或许是今年猪肉价格上涨得吓人,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感叹,也只好作罢。

  楼下的邻居也在楼顶晒衣物,大家相视一笑,寒暄了几句。对于整栋楼的住户,认识的没有几个,平日里除了上下班的时间外,很少照面,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心里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的确,关上了门又“与世隔绝”了。怀念小时候住的瓦屋大院,大人常聚在院门旁的小卖店,呷一口浓茶,吐一口烟圈,天南地北地胡侃,小伙伴们窜上窜下嬉戏着,谁家打小孩,谁家两口子吵架,谁家有喜事,等等琐事尽收眼底,多了一些烟火气息,多了一点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