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带不走的

2020-4-22 | 生活  母亲  | 评论:11

  正值下班时分,小镇的街道愈发吵杂起来,街头巷尾无不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辆,依次等候在红绿灯路口,缓慢挪动,忍受着日趋不堪的交通,只因接受了小镇的生活。夜幕初垂,天边残留的苍白亮光隐没于山峰,我驱车往母亲的菜园子方向驶去,凉风习习,熟悉的路抚平了内心的疲惫。自上个世纪末迁到这座城市,扎根于此,记不清多少次行经此地,母亲一如既往地守着她的菜园子,至今已有三十载。

  母亲是个勤劳俭朴的传统女人,年轻时的她每天下班后不辞劳苦,总在菜园子里捣腾,为的是贴补家用。那时的我,放学后甩下书包就朝菜园子奔去,母亲在一旁忙活,我则蹲在角落折树枝、捉昆虫、挖泥巴,菜园子宛若童话书里的城堡,成了梦想的栖息之地,记载了我的童年趣事。后来,我到外地读书,年岁已近半百的母亲仍旧在菜园子操劳,她说趁年轻还可以多干些活,我知道她是希望通过自己微薄的力量让子女过得舒坦一些。

吃亏是福?

2020-4-16 | 生活  | 评论:21

  在小学校门外等朋友,久不见踪影,寻得门外遮阳棚的木椅上小憩。微风徐徐,宛若轻柔的棉絮贴面拂过,和煦的阳光弥漫了整条街道,于空气中嗅到一丝清香,左顾右盼,不知何物。树枝上经冬的枯叶纷纷飘散,洒落一地,除了三两路人经过,周遭甚为安静,不时打着哈欠的我,倦意泛起,竟有置身夏至午后的错觉,慵懒而惬意。

  学校的保安拿着扫帚走出校门,意欲把校门外的街道清扫一番,我们相视点头微笑。时常进出学校办事,皆已面熟,待他闲暇片刻,径直朝我走来,寒暄几句,天南地北地胡侃,他无不抱怨工作的烦躁,现如今增加了打扫校门外的工作,无奈地摇头作罢。我默默地听他述说着对工作的不满,想来这也是社会的一个常态,很多人也都对自己的公司或工作有各种各样的情绪,身为局外人难以判断其中的利害,但就个人的处事原则,吃点小亏并无大碍。倘若有他处可去,又何苦憋一肚子闷气,这不,只见他絮叨完,随手丢了烟蒂,起身拍拍屁股继续工作去了。

不一样的日历

2019-11-18 | 生活  日历  | 评论:1

  早晨醒来,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大地被笼罩着一层灰色,高耸的榕树在风中来回摇晃,伴着枝叶拍打的沙沙声,垂下的根须随之翩翩飞舞。风肆意地钻过窗缝,拂动着窗帘,寒气袭人,不禁令人寒颤连连,南方冬天的脚步总算来了。

  拿起手机查看了日历,今天是11月18日,再过两个月就是农历新年,不由得感叹岁月的无情,年纪越大越是恐惧光阴从身边溜走,回顾一年的工作与生活,计划中的诸多事情又要被延期,甚至搁置了。倏尔想起前不久在博友“双双对对爸爸”的网站看到的“十点读书日历”,觉得挺有趣的,日历的每一页都写着一句格言,潜移默化地让读者习惯于思考,挖掘不一样的人生。于是,我特意在各大电商平台翻找,意外地发现了好几款,故宫日历、医生日历、唐诗日历等等,甚是惊喜,却一时拿不定主意,犹豫多日,索性根据家人的喜好各购买一款吧。

菜园子留影

2019-11-16 | 生活  菜地  | 评论:6

  下午去了一趟妈妈的菜地,路途不算远,只因靠近公路,往来车辆密集,进出多有不便。此处原本是荒地,自被开垦以来,至今历经近二十个春秋,中途也未因搬迁新居而荒废它,着实是割舍不下,这是妈妈乐于从事一辈子的事情。

  许久没有到此,今日过来,并不会感到陌生,恰似老友拜访故人的心情,隐约中反而多了几分归宿感。入口处的黄泥小道依旧被杂草虚掩着,裸露在地表的碎石子,锃亮锃亮的,我小心翼翼地踩上去,顺着小道右转,诧然发现立于侧旁的痕迹斑驳的泥砖老墙终究是抵不住风雨的侵蚀,倒塌在杂草堆中,安静地躺着,似乎在等待岁月瓦解它的躯壳,掩埋进泥土里。我径直来到菜地中间的那口鱼塘,它是整片菜园子的水源,边上的苦楝树还在,光秃的枝杆挂着几片叶子,随风飘摇。以此为界,岸这边绿意葱茏,仍有不少正在劳作的人,望向对岸那片土地,已被厚厚的黄土覆盖,妈妈感慨地说这里正在被开发,不知道菜地还能保留多久。

停电了

2019-11-14 | 生活  停电  网络  | 评论:5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来自南方电网的停电通知,内容大意是告知小区的电路设施出现故障,现需要停电维修。因要去公司上班,毫无影响,也就没有太在意小区停电的事情,等到快下班的时候想起此事,脑中瞬间迸出一连串的忧虑。

  “小区的电路维修好了吗?应该通电了吧。”

  “如果没有通电,家里的wifi就用不了了,平板电脑自然也不是联网,手机没电了如何是好?今天的博客还没去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