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酒

2016-9-23 | 生活  糯米酒  | 评论:14

  在我认为,酒更应该算是一道菜,喜欢就多喝,不喜欢就不喝,完全搞不懂饭桌上拼酒的阵仗,觥筹交错,非要喝得不省人事才能体现尊重吗?大家由此可以看出,我是一个不爱喝酒的人。

  不然,我唯独喜爱妈妈酿的糯米酒,非常甜,却不腻味,每次喝上一口都是满满的幸福感。上个月,妈妈又酿了一缸糯米酒,过程并不复杂,酿酒前要预先准备一个陶瓦酒缸,一个木桶,一个大水盆,10斤糯米,一个酒饼。首先,瓦缸、木桶、大水盆要清洗得非常干净,晾干,然后把洗过泡发的糯米倒入木桶,大火蒸熟,然后把糯米倒入大水盆中晾一会。接着,把酒饼用凉开水化开,再慢慢倒入糯米中,搅匀。此时,便可以把糯米倒入瓦缸中,在中间挖一个孔,并在周边用筷子插几个洞,闭封缸口,同时用毛被包裹瓦缸,第二天便能闻到酒香,三天后便可食用。

佛由心生

2016-9-15 | 生活  南华禅寺  | 评论:2

  中秋佳节,气氛越来越淡,月饼也不是记忆中的味道了。正思索着节日的安排,姐姐就打来了电话,说是明天中秋节和妈妈去庙里烧香,我也兴致地应答着要跟着去。

  我家离南华禅寺不远,十几分钟的车程,待下车后,远远看到姐姐和外甥倚靠在寺庙周边石栏上。寺庙外卖香烛纸钱的小档铺数十家,密密匝匝,店主手拿着一把香烛站在档铺前,不停地向远来的游客招手,好不壮观。我问要不要去买一把香,姐姐说寺庙现在不允许外带香火进去的了,可以凭门票在入口处换得一把。而我们凭皈依证进出,自然不可以得到一把香,也好,心中有佛,又何需燃香火!

百香果

2016-8-3 | 生活  百香果  | 评论:14

  楼顶种的百香果于5月初便开花结果了,从看到第一朵花那天起,便天天翘首期盼着果子成熟的时节,而两个月过去了果子依旧青一色,部分果子出现干瘪的状况,其间甚是怀疑种植的方式是否有误,抑或土壤肥料不够?就这么挨到7月中旬,某日夜里一阵雨水袭来,次日清晨,惊喜地发现几颗微红的百香果,随手拾起地上的小竹棍,轻轻敲打果子,只见它在枝条上摇晃了一圈,啪一声落在地上。

  果子成熟了会自然掉落,于是每天都拎着塑料篮子上楼顶拾果子,成了这段时间的一大乐趣,每次都可拾满一篮子,估摸着有二十个左右,连续几日后突然发现堆满了一桌子,吃不完又不便于存放,所幸分装几袋送给朋友品尝,乐哉!朋友吃得过瘾,又发信息索要,可惜剩得不多,只好作罢。

格桑花的美

2016-5-28 | 生活  格桑花  | 评论:22

  今天周末,姐姐计划带着外甥去南华禅寺附近赏格桑花,第一次听说那一带有此花,十分好奇。印象中有一首歌的歌名也叫《格桑花》,花名很美,虽未曾见过,但隐约中却能透过名字触摸到它携带着的一丝西北大草原的气息。它是诱人的,让人内心蠢蠢欲动,我亦欲一道前去一睹格桑花的真容,只可惜时间不允许而放弃作罢。

  天公并不作美,乌云弥漫天际,大地被阴郁的气息笼罩着,忽刮起了风散落雨点。我拨通姐姐的手机问在哪?电话那头大声地说在花丛中,我笑了,她们没有改变行程,糟糕的天气遮不住大自然的魅力,更阻挡不了我们向往大自然的心境。晚上收到姐姐发过来的一堆照片,美不胜收,着实没想到那附近竟有如此童话般迷人的景致,遗憾没有一道前行,唯有欣赏着照片,也算是近距离接触了格桑花。初看第一眼还以为是野生的小菊花,叶子小小的,稀疏错落,高高挺立的植株,顶着大约有7、8片花瓣的小花,亭亭玉立,黄的、紫的、粉的、白的,一朵一朵,一片一片,放眼望去宛若花海。我亦仿佛置身于花丛中,如梦如幻,时间定格在这一刻,让人忘却了世间的纷扰,忽参悟渺小的含义,不禁伸手轻轻地触动花瓣,它顺势摇晃着朴实无华的娇小身躯,是在回应它的存在。

宁静的初夏,淡淡的雨

2016-5-6 | 生活  百香果  | 评论:19

  午后,霎那间乌云盖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雨把我困在家中,打住了我外出的计划,夏天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来了。一时间不知道做些什么,独自一人卷缩在阳台沙发上拨弄着手机,窗外雨水敲打着建筑物,啪啪作响,越发急促,没有停息的趋势,我静静地听着雨,宛若内心已空,繁杂的世俗纷扰远离。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是睽违已久的。忽让我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Z城工作的情形,同样是雷雨交加的天气,不同之处是我学会了放手,多了一份闲情,揣度变化莫测的天气,聆听初夏的声音。放手是把紧握拳头五指松开,得到了也失去了,得与失向来是同时出现的,亘古不变,两者间可觅得一个恰当的支点,却因人而异,也只能自已去探究。人类自诩为金字塔顶端的高级动物,貌似可以掌控一切,而少有考虑这个支点,习惯性地把平衡杆撬得老高,无意却又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