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艾草

2020-3-15 | 艾草  | 评论:18

  晴空万里,微风徐徐,正值踏青的好时节,独自徘徊于家中,一时间不知如何消磨周末的闲暇时光。往年此时,家人朋友相约到山林田野间采摘艾叶,为的是烹制艾叶糍粑,这是江南客家人的叫法,后来方知它有一个趣味十足的名字,青团。近期,举国上下的百姓“赋闲”在家,至今谨慎小心,不敢乱入聚众之所,荒芜之地亦鲜有人前往,想必三月的艾草疯长。唯有仰望苍穹,想像着那一片郁郁葱葱的艾草,宛若嗅到了那沁人心脾的沾满泥土气息的青草香。

  窝在阳台边上的木沙发里,和煦的阳光笼罩了全身,空气中残留的寒冷渐渐消散,唧唧啾啾的鸟鸣从远处传来,抑扬顿挫,悦耳动听,给宁静的周末增添了些许跳动的音符。手中握着一本书,一本阅读了数月的书,效率之低自惭形秽,不禁莞尔一笑,继而百无聊赖地翻看着,以求弥补内心的空虚与遗憾。倏尔又心不在焉地合上书,起身伫立愣神,凭窗眺望春日的景致,仿佛听见了风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