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

2019-11-12 | 生活  赶集  | 评论:9

  小镇还保留着传统的赶集日,每月逢2、5、8尾数的日子,菜市场及周边的街道无不是人头攒动,密密匝匝地望不到尽头,靠近市场的半边公路皆被早起摸黑赶来的商贩侵占,摊位一字排开,一层一层向外扩散,分不清哪是路了。早晨上班,我都会下意识地看一下日历,以此来提前预判在经过市场时是否需要绕一个大圈子,尽量避开拥堵的人群。即便如此,相隔数十米远也逃离不出的吵杂的喧闹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种习惯,这是小镇的声音。

  也许是近几个月来受城市文明建设的影响,今日赶集的商贩放弃了公路,把战场往街道深处延伸。待来到公司,讶惊地发现门前停车位聚集着不少人,走上前一瞧,地上堆着几个箩筐,满满的硕大的苞米棒子,一群人围着箩筐麻利地挑捡着,苞米外壳被一层层撕去,散乱一地。卖家手忙脚乱地装袋秤重,不时向路边张望,口中不停地叫唤着,声音清脆洪亮,让路过的行人听得字字分明。边上一个小年青推着小三轮,车上载满塑料瓶罐,瓶中装着米白色的米酒,路人询问,卖家热情地开盖取酒让其品尝,街道瞬间弥漫了米酒的清香,外物刺激着嗅觉,路人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深深地呼吸着怡人的气息,陶醉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