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

2017-4-16 | 生活  木棉花  | 评论:14

  人是奇妙的,无论什么事情,往往会不自主地选择自己独爱的方式,不存在规矩,亦没有缘由,却是遵从内心的,久而久之也就成为了一种习惯。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常常步行至座落于马鞍山脚下的公园小憩,忽发现自己不知从何时起习惯性地穿行于某小区再到公园,并不是为了抄近道,实际上还多行了一段路程,抑或是小区内宁静的氛围让我忘记了脚下的路吧。

  这个小区属老城区,四面围墙,周边被高楼遮挡着,难以让人察觉,路旁小巷尽头可见一锈迹斑斑的铁门,便是该小区的侧门了,而大门更为隐蔽,需转上两个弯才能看到。曾多次行经此处,伫立于路口远远望着那扇半开的铁门,仅见门里边是一堵爬满苔藓痕迹的青砖墙,被两侧高耸的老树笼罩在一片昏暗而又神秘的树荫下。我带着疑惑和好奇却不敢往前踏一步,一个偶然的机会,一老者引着我进去才发现了这个宛若与世隔绝的桃园之地。

  绕过那堵青砖墙,视野顿时豁然开朗,小区内的道路极为宽阔,干净的路面显露着清晰可见的残破石块,两旁绿树成荫,疏密有致,一座座土黄色外墙的陈旧小楼静静地立着,井然有序。小区内异常的安静,与外界仅一墙之隔,竟听不到半点路上车辆驶过的机械声。没有绚丽的花蒲,没有令人赞叹的石雕水景,若不是忽现三两个依靠在树下石凳上唠家常的老人和几个追逐嘻闹的孩童,着实让人误以为这是荒废的场所。树枝借着吹过的风摇摆着,几只在树间上下跳跃的小鸟不时鸣叫着,树下休憩的一脸安祥的老人若有所思地凝望着,一片祥和的气息萦绕于这片天地,诠释着自然的和谐。可以想见,生活于此的人习惯着这里的一切,我心中不由得滋生出些许钦羡之情。

  远处一个小女孩在草地上静静地低头拾着什么,只见她一只手抱在胸前,时而蹲下用另一只手拾起地上的东西往怀里放,怀里的东西越堆越高,她赶紧把另一只手围过去,生怕弄掉了。顺着小女孩所在的位置向上观望,一棵木棉树傲然地挺立着,历经严冬的木棉树掉光了树叶,枝头上已挂满了木棉花,尤为惊艳。木棉花生得平凡,没有玫瑰的高贵、桂花的芬芳、荷花的婀娜、茉莉的雅致,它只是静静地花开花落,年复一年地从冬季走到夏季,又从夏季来到冬季,自然也没有人会留意它的存在。

  我也是在参加工作后方得知木棉花之名,殊不知当年读中学时,学校大门前掉落一地的花便是此花,现在回想起来笑自已又多了一件蠢不可及的往事。我走向木棉树,随手拾起一朵木棉花仔细端详,巴掌大的花,暗红色的花瓣,宛如一团焰火,不禁让人想起那首歌词:“红红的花开满了木棉道,长长的街好象在燃烧。”木棉花下不知走过了多少故事,几多童真稚趣、几多执子之手、几多暮年背影。

  时代变迁,旧城区总有被更替的一天,居住的人也适时习惯着不同的事物,唯有一两样似曾相识的物件易激起往事的涟漪。正如木棉花承载着的岁月,是否也有那些年的你。

朋友们的评论

关于网站 | About
留言评论 | Comments
文章 | Article
朋友们 |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