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家庄听经

2017-7-3 | 佛经  祝家庄  | 评论:6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顾名思意是指地理位置、物候环境、土壤水域对人的影响。多年后愈发觉得此话的意味深长,人无论生活在哪座城市,都逃离不了对当地风情文化的耳濡目染,久而久之便熏染了一方水土的气息。

  我在很小的时候跟随家人远离家乡来到这座城市,扎根于此一晃三十载,穷山僻壤之地唯一值得向外人宣扬的,仅是附近一座距今1500多年的佛堂寺庙,名曰南华禅寺。正所谓近水楼台,烧香拜佛自然成了当地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儿时的我常揣着一份游玩的心情尾随家人前去烧香,无非是期望来年顺利平安,我则在一旁依葫芦画瓢地学着鞠躬磕头,口中亦念念有词地咕叨着一堆不知有用没用的话,认为佛堂上威严的塑像觉察到我的虔诚后,应该会满足我的心愿吧。现在回想起儿时拜佛的情景甚是童真稚趣,许下的愿自然是不曾实现的。

  尽管如此,我参加工作后,每年回来仍旧会去庙里烧香,然而不再有所诉求,仅仅是默默地拜倒地团蒲上磕着头,静静地凝视着座上依然肃静的佛像,似在读懂它。这让我想起第一次读到的有关佛学的书,是有缘结识的一位师傅送的南怀谨写的《金刚经说什么》,当时囫囵吞枣地翻了一遍,依稀记得字里行间穿插着通俗的故事注解着晦涩难懂的经文,多年以后却寻不得一丝印迹,想来与它是不会有什么联系的。直至今日才发觉冥冥之中它占据了我内心的一角,大致是经历的多,对事物冷暖也看淡一此,蓦然激起了对它的重新认识。何谓理佛?归根结蒂意在梳理自身的心境。

  一日,听说某佛学高深的居士来讲经,我和家人饶有兴趣地前往,按照指引来到了一家开在山脚下简陋而不失乐趣的农家餐馆,门楼上题名祝家庄。大雨滂沱,却未阻止前来听经的人,进了大堂后发觉除了我们几个稍显年轻的,其余皆是两鬓白发的老人,再就是讲经的居士估摸着三十来岁吧,讲台旁还坐着两位眉清目秀的出家人。大概是要让在座的老人容易理解讲经的内容,居士用了夸张的比喻,赋予了佛学有着神奇的力量,抛出诸如能治百病之类的论调,我坐在后排默默地看着前方聚精会神略显亢奋的老人,忽然在想他们所为何来?不禁暗自佩服讲经居士的高明之处。此情此景,忆起周国平先生在《精神家园》里的一段话:“大乘宣称要普度众生,为此不惜方便说法,把佛理改造得适合众生口味,其结果真不知是佛把众生度出了苦海,还是众生把佛度入了尘嚣。”细细想来,着实耐人寻味。

  此番听经的感悟归结于两个字:宽心。宽心,不局限于自身,佛理中更侧重对他人而言,古人云:“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讲的亦是这个理。至于如何做到宽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经历和思考角度,故不能断言,亦不是在此无病呻吟地妄言说教。古人借文字传载下来的智慧延续了数千年,自有其不衰的理由,触及它时亦不必刻意揣摩,让其静静地搁浅于心海甚好,抑或耗尽一生去反刍其中的甘味。

朋友们的评论

关于网站 | About
留言评论 | Comments
文章 | Article
朋友们 |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