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君

2019-4-20 | 生活  | 评论:12

  L君,是我十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却很少见面,回忆起上次道别的时间,距今相隔已有三载,感叹时光如白驹过隙,稍不留神,青春不再,岁月已老。他的生活方式较为随性,不惊不扰,不受世俗的约束,虽然彼此有不同的喜好却也能聊到一处去,那份友情看似淡如流水,却更像是藏于彼此内心深处的一酝老酒,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定是有求必应的。前段时间,突然看到久违的他在微信给我发了信息,甚是惊喜,寒暄几句,问候了近况,感慨世事变迁,恍如隔世。

  L君尤为喜爱收藏旧物件,并非价值不菲的古玩,多为古朴残损破旧的物件,脱落朱漆的红木窗花、虬枝苍劲的柏树根雕、泛黄的宣纸字画,对此他自有一套独特的见解。若要是谈起旧物件的话题,便打开了他的话匣子,一发不可收拾,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地从物件的产地、分类、材质、特性、年代等角度来一番详尽的解说,皆能道出几分意味深长的见解,其知识面的深度与广度在外行的我看来着实是深不可测的,当然,即便是听得云里雾里,我都会在一旁喏喏应答着点头,生怕扫了他的兴致。除了收藏,亲自动手制作工艺品也是L君的一大爱好,时常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他晒出的劳动成果,单从成套工具的专业性都能看出他的用心投入。

  L君在微信说有一幅他的老同学于二十多年前画的画,由于保存不当导致这幅画起了霉点,无奈之下,唯有拍下一张照片存为纪念,忽想起我,让我于电脑上用工具帮为简单修复此照片中的画,便于收藏进硬盘里,略感受宠若惊的我欣然答应了。我看到照片时,颇为震惊,斜靠在墙中间的一幅约摸高5尺、宽4尺的观音图,其间龙凤图腾盘旋于慈眉善目的观世音菩萨四周,构图大气磅礴,细致入微,线条简洁明快,色调沉稳庄重,久久观之,连连赞叹画家的精湛技艺。我从未问过他所学的专业,由此猜测,大致分属艺术派别。

  L君看我甚是喜爱此画,于是又给我看了悬挂于他家中的唐卡,我对唐卡不太了解,倒是被唐卡上方的木雕吸引,斑驳的痕迹凸现了年代的悠久,没有翻新处理,依旧保存着古朴的气息,也不知他从哪弄来的,莫不是老宅子的门头牌匾吧。木雕两侧倚墙挂着干枯的藤茎,其间悬着大小、高矮不一的葫芦,错落有序,相连成一幅朴实的田园景致,L君说这是他亲手种植的,没想到葫芦也可以生长于南方,过几天向他索要几颗种子,埋于露台盆土中,他日定能收获一番乐趣。木雕下方摆放着两张残旧褪色的中式通花靠背木椅,中间堆放了一些收藏的老物件,混杂着现代的工艺品及生活用品,摆放得极为随意,不讲究,却也整齐舒适。

  L君是一个独来独往、不拘小节的人,在浮躁的尘世间始终坚持着去追寻生活的乐趣,不忘初心。于世间行走,谁也逃离不了尘世的诸多困扰,是要画圈限定人生刻意地苟活,还是要活得自在、洒脱,难在心。相由心生,随性而行,随境而居,随心而静,随遇而安,可好。

  注:在此借用L君的照片,没有征求他的意见,希望他不要介意,哈哈。

朋友们的评论

关于网站 | About
留言评论 | Comments
文章 | Article
朋友们 |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