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园子留影

2019-11-16 | 生活  菜地  | 评论:6

  下午去了一趟妈妈的菜地,路途不算远,只因靠近公路,往来车辆密集,进出多有不便。此处原本是荒地,自被开垦以来,至今历经近二十个春秋,中途也未因搬迁新居而荒废它,着实是割舍不下,这是妈妈乐于从事一辈子的事情。

  许久没有到此,今日过来,并不会感到陌生,恰似老友拜访故人的心情,隐约中反而多了几分归宿感。入口处的黄泥小道依旧被杂草虚掩着,裸露在地表的碎石子,锃亮锃亮的,我小心翼翼地踩上去,顺着小道右转,诧然发现立于侧旁的痕迹斑驳的泥砖老墙终究是抵不住风雨的侵蚀,倒塌在杂草堆中,安静地躺着,似乎在等待岁月瓦解它的躯壳,掩埋进泥土里。我径直来到菜地中间的那口鱼塘,它是整片菜园子的水源,边上的苦楝树还在,光秃的枝杆挂着几片叶子,随风飘摇。以此为界,岸这边绿意葱茏,仍有不少正在劳作的人,望向对岸那片土地,已被厚厚的黄土覆盖,妈妈感慨地说这里正在被开发,不知道菜地还能保留多久。

  我拿着袋子去拾泥地上晾晒的菜,这是水露菜的原材料,是南方民间流传下来的一种腌制蔬菜的方法。步骤大概是用粗盐把晾好的菜搓几遍,然后放入瓦缸中,加入凉开水,封盖即可。泡好的菜有股酸味,用来炒肉减少了油腻感,放点辣椒更是爽口,妈妈打趣地说自已种的菜才有这个味道。

  收拾妥当,不远处枯萎的杂草丛中传来悦耳的鸟叫声,循声而去,欲上前探查,终是收住脚步,不忍惊扰它们。寒冬将至,可怜的小生命是在做过冬的准备吗?未来的时日,这里可能不再有你们的家园了,你们会去哪里呢?火车轰隆轰隆于坡顶上呼啸而过,是前进的脚步,是时代的号角, 还夹杂着一丝微弱的鸟鸣。

朋友们的评论

关于网站 | About
留言评论 | Comments
文章 | Article
朋友们 |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