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友,久友

2019-12-29 | 酒友  曹角湾  | 评论:16

  老朋友乔迁新居,邀请我去吃饭,这是今年喝的第一顿酒,应该也是今年的最后一次,我之所以称之为“老朋友”,是因为他年长我20岁。我一向不喝酒,所有宴席能不参与的就尽量避之,今天饭桌上来的都是一些领导,我不认识,老朋友一一给我作介绍,主任、书记、站长、校长等,惊得我一身汗,看样子都是酒场上的人,也就不好推脱喝酒一事。老朋友是当地教育局退休的领导,我和他认识不过几个月罢了,起因是他要装修新居,通过别人找到了我,刚开始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帮他考虑方案,故没放在心上,没想到我们见面后聊得很愉快,就欣然应诺下来,也因此成为了朋友。

  精力有限,我只答应了帮他出设计方案,施工方面他还是需要自己找的。设计的过程挺顺利的,可能是性情相投吧,只画了一套全景效果图和施工图,他非常满意,按我的经验来看,也是意外的事情,通常客户会把人折腾疯了才罢手。整个装修的过程,他经常打电话问我的意见,彬彬有礼的言语中充满了信任,反而让我有些受之有愧。今天到他的新居参观,没有改动我的设计,厅里人太多,一时忘了拍个照片,改天有机会再上去喝茶吧。

  酒还未醒,明显感到心跳的加速,好在灌了几杯水之后,脸不烫了,其实,我就喝了一杯,上头了,大家不要笑。酒是老朋友自家酿的,说是珍藏了11年,有幸饮之,可惜我不懂酒,有些糟蹋之嫌。好在饭桌上的各位领导不拘小节,并没有劝酒的恶习,是我多虑了。他们是多年的朋友了,相谈甚欢,我自然是静静地当了一回听众,挺开心的,看着他们谈笑风声,羡慕人生有此“久友”也是无憾了。

  今晚暂且这样吧,明天要早早起床,驱车去曹角湾古村,不是游山玩水,是去搬砖,路途有些远,无奈,谁叫那该死的图纸是我画的。

朋友们的评论

关于网站 | About
留言评论 | Comments
文章 | Article
朋友们 |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