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人醉

2020-1-14 | 糯米酒  | 评论:11

  一位旧邻居通过微信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说是她自己酿的糯米酒,定要送我一罐,我欣喜不已地连声道谢,一时不知该回赠些什么方合适,且先记下,改日厚着脸前去把米酒拿了再说。邻居小我几岁,她当年远嫁至此地,便和丈夫搬至楼下居住,平日很少照面,近在咫尺的邻里却是陌生的。

  印象中,起初与她搭讪是家人送了些从田地采摘的蔬菜给她,之后,她时常提些吃的上来,一来二往,便慢慢地熟络了。在我见过的年轻人中,她算是心灵手巧之人,织毛衣、包粽子、酿米酒等,在我们看来皆是繁琐的事,她却乐此不疲,总是乐呵呵地把自己的劳动成果与他人分享。遗憾因拆迁,两家各自搬了新居,便少有来往,却仍旧保持着联系,时而相约一同远足,其乐融融,或是遇到需要帮忙的大小事情,只要力所能及的定会援手支持。

  时隔十余载,想来生活本就是一面湖水,无需惊涛骇浪的波澜壮阔,唯见微风拂过湖面泛起的涟漪,同样能令寂静的湖水映照出世间感人的不平凡。旧邻里之间平淡的往来宛若这纯白的糯米,于流逝的岁月中沉淀出诱人的色泽,散发着醉人的香气。

朋友们的评论

关于网站 | About
留言评论 | Comments
文章 | Article
朋友们 |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