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

2020-3-3 | 我们俩  | 评论:20

  昨日观看了一部影片《我们俩》,一个来北京上学的女孩,穿着绿色军棉袄,迎着漫天的飞雪,登着自行车穿行于街头,脸颊冻得通红,她打听到一处四合院有适合的房子出租,于是满怀欣喜地前往。四合院简陋得可以用凋零破败来形容,一位孤独的老人静静地端坐在房子中间的布沙发上,对女孩的到来不屑一顾,得知女孩的来意,老人并没有舒缓脸上的冷漠,经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女孩还是决定租下房子。看到此,影片颠覆了老人在我内心里和蔼可亲的形象,于是关了播放器,不知影片中老人的一生经历过什么,令她变得如此狡诈无情,同时揣度着那个柔弱的女孩必定受尽刁难。

  思忖片刻,生活本就不是事事顺心的,不知苦何谓甜,索性又点开影片继续观看,深深地体味着苦的滋味。果不其然,老人处处挤兑女孩,变着法子算计她,只要女孩有求于老人的事情,都必须付钱。女孩觉得憋屈,却又无可奈何,时常和老人争论,终是敌不过老人的固执和滑头。一老一少就这么磕磕绊绊地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昔日寂寥的四合院自此便增添了些琐碎的吵杂声。

  后来,女孩找到了新的住处,搬走那天有些怅然若失,她不敢和老人告别。老人看到女孩那间已搬空的房子,两眼茫然,顿时仿佛失去了精神之撑,一病不起。殊不知,老人和女孩从矛盾的激化到日久生情,两人渐渐成了彼此的依靠。多年以来,老人守着空空的四合院,终日面对着四面围墙,寂寞与孤独令她忘却了世间的温暖,她说过自己就是一个等死的人。闯入老人生活的女孩,搅乱了四合院的清静,也带给老人对生活的希望,却不曾想到这燃起的烛光有一天要离她而去。当女孩最后出现在老人病床前,两人紧握着双手,一言不语,泪眼朦胧,满腹温情。

  人与人之间“不打不相识”的交往滋生出令人相见恨晚的感动,没有顾忌便不再遮掩,袒露心扉,大大咧咧,却能让人看得真切。抑或是当下的环境令人心生感慨,想想与家人在一起的日子,时常为些琐事大呼小叫,相互埋怨着,小孩的无理取闹、父母的严厉与唠叨、老人的固执与迟钝、兄弟的猜忌与不和,总认为自己的权益被侵犯了,常常把笑脸留给了陌生人,在家人面前却是一脸疲惫和不耐烦。沉思良久,家人之间其实无所谓隔阂,唯有他们愿意听你的喋喋不休,唯有他们希望你的存在。

  疫情仍未消停,病毒已残酷地夺走了一个个生命,同时带走了一个个家庭的欢乐,惋惜不已。哀伤之余,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日子,莫待天各一方,踽踽独行的时候,却怀念起昔日的吵闹。

我们俩

我们俩

朋友们的评论

关于网站 | About
留言评论 | Comments
文章 | Article
朋友们 |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