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带不走的

2020-4-22 | 生活  母亲  | 评论:11

  正值下班时分,小镇的街道愈发吵杂起来,街头巷尾无不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辆,依次等候在红绿灯路口,缓慢挪动,忍受着日趋不堪的交通,只因接受了小镇的生活。夜幕初垂,天边残留的苍白亮光隐没于山峰,我驱车往母亲的菜园子方向驶去,凉风习习,熟悉的路抚平了内心的疲惫。自上个世纪末迁到这座城市,扎根于此,记不清多少次行经此地,母亲一如既往地守着她的菜园子,至今已有三十载。

  母亲是个勤劳俭朴的传统女人,年轻时的她每天下班后不辞劳苦,总在菜园子里捣腾,为的是贴补家用。那时的我,放学后甩下书包就朝菜园子奔去,母亲在一旁忙活,我则蹲在角落折树枝、捉昆虫、挖泥巴,菜园子宛若童话书里的城堡,成了梦想的栖息之地,记载了我的童年趣事。后来,我到外地读书,年岁已近半百的母亲仍旧在菜园子操劳,她说趁年轻还可以多干些活,我知道她是希望通过自己微薄的力量让子女过得舒坦一些。

  几年前,我家从工厂的家属区搬到镇上居住,此时的母亲年过六旬,有一份退休金,足已安亨晚年。本以为新的环境会给母亲带来不同的生活方式,不曾想,她仍惦念着菜园子,苦于整日闲得发慌,非要去田地里种些瓜果蔬菜。终是说服不了她的固执,不辞路途远,她每日乘公交车前往,久而久之,家人也就习以为常了。时而去接她,看她身上穿的衣物已有些年头,手提一个用粗布改缝的装满杂什的袋子,酸楚涌上心头,笑她该丢弃这些破旧的装束,不然在公交车上会引来异样的目光,她莞尔一笑。

  远远看到母亲沿路走来的蹒跚身影,她笑着向我挥手,待她上车坐好,告诉我早上坐的公交车出故障,刷不了卡,也扫不了什么码,只能付现金。有个赶着上班的年青小伙没有现金,着急得很,他跟司机解释一会用微信支付和乘客换了现钱再付车费,司机执意让其下车,双方僵持着。母亲从袋子里掏出三块钱塞给小伙,错愕的小伙付了车钱,回过头欲微信支付还给母亲,母亲笑道:“不用的,我老家伙没有微信。”我大笑道:“还是把那古董手机换了吧,不然要被时代抛弃的。”她紧张地说手机用得挺好的,舍不得。

  家和菜园子便是母亲生活的轨迹,几十年如一日,她没有到过山那边的大都市,不懂什么是网络、电脑、智能手机,没有乘过高铁、飞机,她的思想仍停留在过去的年代,内心干净的如一张白纸。华灯初上,母亲佝偻着身躯,苍桑的面容满是蹉跎岁月的刻痕,那纯朴善良的笑容依旧。回顾过往,母亲总是宽容我的过错、支持我的选择、担忧我的远行,余生,无论你做什么事情,我都陪着你。

  PS:下午大雨滂沱,想起还在菜园子的母亲,她应该是坐在小木屋的板凳上听着雨声吧。光阴如梭,带不走你的温柔。

朋友们的评论

关于网站 | About
留言评论 | Comments
文章 | Article
朋友们 |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