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音易改

2020-4-30 | 乡音  | 评论:19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初识新朋友,主观会下意识地从体态腔调判断其来自何地。若为近邻,则缩短了彼此的距离感,若天南地北相隔甚远,却有了话题的切入点,浅聊风土人情的迥异,尴尬氛围便淡化于平凡的趣事中,人之常情,向来如此。华夏大地幅员辽阔,南北生活有着天壤之别,作为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深爱这方水土,说来怪哉,与人闲聊,竟多次被误认为是广东以北的汉子,一脸错愕。

  广东的方言以粤语和客家话居多,若是当地人,平日里是极少讲普通话的,即便讲上一两句,也夹带着浓浓的粤语或客家口音。我来自客家山村,很小便随父母迁离家乡,扎根于粤北的天空下,小时候常与附近村里的小伙伴玩耍,耳濡目染,讲得一口流利的当地客家方言,长大后,抑或是不爱言语的缘故,方言渐渐钝化了。至于粤语,却是从未讲过的,只因所生活的厂矿家属区,皆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以普通话为主,虽是有些蹩脚,以至后来朋友常拿我身为广东人不讲粤语打趣,苦笑不得。

  圈子小了,往往陷入一叶障目的困局,原以为自己的普通话并不糟糕,直到多年前遇到一湖南的朋友,她总是纠正我平翘舌的发音,一语中的。于是找来小外甥的课外书,带注音的读物,闲暇时依注音读上几页,才发现自己深陷的误区,大惊失色。持续读了一段时间,反复记忆念错的字,猛然醍醐灌顶,若能把普通话说得字正腔圆,也是一种享受吧。上个月初去学校办事,因是疫情严控期间,被门卫拦下盘问,终是不信我是广东人,说是普通话口音没有南方的味,无言以对,内心却有一丝窃喜的欢愉。

  性格使然,不喜热闹,常于清静之地独处,倏尔发现不知从何时起,我与家人聊天不再讲家乡话,有些不知所措。久而久之,家乡的亲戚电话寒暄,我也只能简单地用家乡话聊上几句,接着便是普通话穿插进去,好生尴尬,之前说与家乡的人是陌生的,多少有此缘由。有人说,年纪越大,乡音越重,我却背道而驰,不知是喜是忧。

  PS:今天又被误认为来自北方的城市,若有机会翻翻族谱,追本溯源,莫不是真的。

朋友们的评论

关于网站 | About
留言评论 | Comments
文章 | Article
朋友们 |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