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11-18 / 生活  日历   / 评论:1

  早晨醒来,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大地被笼罩着一层灰色,高耸的榕树在风中来回摇晃,伴着枝叶拍打的沙沙声,垂下的根须随之翩翩飞舞。风肆意地钻过窗缝,拂动着窗帘,寒气袭人,不禁令人寒颤连连,南方冬天的脚步总算来了。

  拿起手机查看了日历,今天是11月18日,再过两个月就是农历新年,不由得感叹岁月的无情,年纪越大越是恐惧光阴从身边溜走,回顾一年的工作与生活,计划中的诸多事情又要被延期,甚至搁置了。倏尔想起前不久在博友“双双对对爸爸”的网站看到的“十点读书日历”,觉得挺有趣的,日历的每一页都写着一句格言,潜移默化地让读者习惯于思考,挖掘不一样的人生。于是,我特意在各大电商平台翻找,意外地发现了好几款,故宫日历、医生日历、唐诗日历等等,甚是惊喜,却一时拿不定主意,犹豫多日,索性根据家人的喜好各购买一款吧。

菜园子留影

2019-11-16 / 生活  菜地   / 评论:2

  下午去了一趟妈妈的菜地,路途不算远,只因靠近公路,往来车辆密集,进出多有不便。此处原本是荒地,自被开垦以来,至今历经近二十个春秋,中途也未因搬迁新居而荒废它,着实是割舍不下,这是妈妈乐于从事一辈子的事情。

  许久没有到此,今日过来,并不会感到陌生,恰似老友拜访故人的心情,隐约中反而多了几分归宿感。入口处的黄泥小道依旧被杂草虚掩着,裸露在地表的碎石子,锃亮锃亮的,我小心翼翼地踩上去,顺着小道右转,诧然发现立于侧旁的痕迹斑驳的泥砖老墙终究是抵不住风雨的侵蚀,倒塌在杂草堆中,安静地躺着,似乎在等待岁月瓦解它的躯壳,掩埋进泥土里。我径直来到菜地中间的那口鱼塘,它是整片菜园子的水源,边上的苦楝树还在,光秃的枝杆挂着几片叶子,随风飘摇。以此为界,岸这边绿意葱茏,仍有不少正在劳作的人,望向对岸那片土地,已被厚厚的黄土覆盖,妈妈感慨地说这里正在被开发,不知道菜地还能保留多久。

停电了

2019-11-14 / 生活  停电  网络   / 评论:5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来自南方电网的停电通知,内容大意是告知小区的电路设施出现故障,现需要停电维修。因要去公司上班,毫无影响,也就没有太在意小区停电的事情,等到快下班的时候想起此事,脑中瞬间迸出一连串的忧虑。

  “小区的电路维修好了吗?应该通电了吧。”

  “如果没有通电,家里的wifi就用不了了,平板电脑自然也不是联网,手机没电了如何是好?今天的博客还没去看呢。”

  ......
 
  停电的状况已很少出现,却都会让人不禁回忆起小的时候,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因电路不稳定,家里时常停电,家家户户都会备上几根蜡烛。那时的我每天都期待着停电,这样就可以点上蜡烛,然后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时不时用小铁丝拨弄跳动的火苗,或是跑出院子,约小伙伴们玩躲迷藏。大人们则会聚在院外老榕树下,呷一口手中玻璃罐的浓茶,摇着大葵扇天南地北的侃侃而谈,欢声笑语荡漾在银色的月光下。往事历历在目,却不再重现。

赶集

2019-11-12 / 生活  赶集   / 评论:8

  小镇还保留着传统的赶集日,每月逢2、5、8尾数的日子,菜市场及周边的街道无不是人头攒动,密密匝匝地望不到尽头,靠近市场的半边公路皆被早起摸黑赶来的商贩侵占,摊位一字排开,一层一层向外扩散,分不清哪是路了。早晨上班,我都会下意识地看一下日历,以此来提前预判在经过市场时是否需要绕一个大圈子,尽量避开拥堵的人群。即便如此,相隔数十米远也逃离不出的吵杂的喧闹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种习惯,这是小镇的声音。

  也许是近几个月来受城市文明建设的影响,今日赶集的商贩放弃了公路,把战场往街道深处延伸。待来到公司,讶惊地发现门前停车位聚集着不少人,走上前一瞧,地上堆着几个箩筐,满满的硕大的苞米棒子,一群人围着箩筐麻利地挑捡着,苞米外壳被一层层撕去,散乱一地。卖家手忙脚乱地装袋秤重,不时向路边张望,口中不停地叫唤着,声音清脆洪亮,让路过的行人听得字字分明。边上一个小年青推着小三轮,车上载满塑料瓶罐,瓶中装着米白色的米酒,路人询问,卖家热情地开盖取酒让其品尝,街道瞬间弥漫了米酒的清香,外物刺激着嗅觉,路人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深深地呼吸着怡人的气息,陶醉其间。

双11前夜

2019-11-10 / 生活  双11   / 评论:8

  周末宅在家里,这是一周内最为惬意的时光,没有工作电话的骚扰,随心所欲地鼓捣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慵懒地窝在沙发上,聆听着优美的音乐,翻阅几页书,刷刷朋友圈,浏览微博里五花八门的资讯,最为重要的是不会被闹钟早早地唤醒,无奈地去抵抗冬日的寒冷,快哉。

  周日,看着凌乱的卧室,着实于心不忍,于是“痛下决心”,好好地整理整理衣物。即刻换撸起袖子,翻箱倒柜,才发现家具都早已被一层灰蒙盖,手指在木板上轻轻一划,露出家具原有的光泽,这下可好,又多了一项擦洗的工作。一番收拾,压在柜底几年的物件也终见天日,乍一看,甚至有的包装完好无损,却记不起当时买来何用,索性全捡出来。几经折腾,总算把卧室归整好,看着门角堆放的两袋准备丢弃的闲置物,暗自心痛。说到这,大概也是朋友们常有的通病吧,不要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