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墙内外

2019-12-15 | 始兴花生  | 评论:9

  还有一个月就是农历春节了,趁着阳光明媚的日子,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了一番,我的任务就是拆洗窗帘。记得去年冬季阴雨天气频繁,不便于洗晒,“扫尘”时间被迫延后,直至临近春节才完成了这艰巨的任务,腌制的腊肉也受当时天气的影响,在楼顶多悬挂了些许时日,没有阳光的暴晒,只能风干了。住在对门的邻居每到冬季都会腌制几十斤腊肉,或许是今年猪肉价格上涨得吓人,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感叹,也只好作罢。

  楼下的邻居也在楼顶晒衣物,大家相视一笑,寒暄了几句。对于整栋楼的住户,认识的没有几个,平日里除了上下班的时间外,很少照面,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心里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的确,关上了门又“与世隔绝”了。怀念小时候住的瓦屋大院,大人常聚在院门旁的小卖店,呷一口浓茶,吐一口烟圈,天南地北地胡侃,小伙伴们窜上窜下嬉戏着,谁家打小孩,谁家两口子吵架,谁家有喜事,等等琐事尽收眼底,多了一些烟火气息,多了一点人情味。

一碗刀削面

2019-12-13 | 刀削面  | 评论:18

  自媒体是近几年出现的新事物,我在新浪微博也关注了几个喜欢的内容,其中一个叫“盗月社”的美食类自媒体,非常有意思的名字,却琢磨不透它的含义。美食,兼俱色、香、味之美,着实是令人垂涎欲滴,有人会认为山珍野味、龙虾鲍鱼等奢华大餐才是美食,其实不然,街头小巷的餐馆同样有着令人回味无穷的滋味。

  我不是一个吃货,平日里也很少下馆子,更不屑路边摊“麻辣烫”之类,然而自问最想吃的是什么,我会毫不迟疑地给出答案,刀削面。看到这,估计朋友们要笑喷了,身为南方人的我,内心也不禁莞尔一笑,刀削面算不上美食,但它在我的心里却深深地占据了一个位置。

欲购kindle

2019-12-11 | kindle  | 评论:19

  电子书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而我对此不以为然,一直认为纸质的书籍才能令人探寻得其中的韵味,这也是我坚持拿着借书证跑去图书馆借书的缘由。县城图书馆的书籍虽在省内流通,但更新速度慢,数量不多,种类也有限,自然难以满足读者的需求。好在网络便捷,偶尔在电商平台选购几本喜爱的书,欣欣然,以此慰藉空虚的心灵。

  岁月如梭,很多事情总想去做,却感到力不从心,越是在弹指一挥间,内心越是激起“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慨。于是,好好地计划着工作之余的时间,希望能多看几页书,把昔日荒废的时光拾回来。然而,生活中的琐事常常突如其来,像一块碎瓦划破了湖面的平静,涟漪一圈圈向外扩散,心随之荡漾着,思绪也难以清静了,多少有些事与愿违的。于是乎,在案头放着一本近期看的书,闲暇的片刻随手拿起来翻开书签的位置,零碎的时间便携带着精神的粮食在心田悄无声息地筑着梦,一丝一缕飘忽不定的灵魂便有了归处。

静待明日

2019-12-9 | 耳机  | 评论:14

  前天,电脑桌面弹出电信公司的一则通知,温馨提醒帐户积分将于年底清零,须尽快使用。登录电信网站查看,仅有可怜的四千多积分,所能兑换的商品极为有限,随手选了一副耳机,就此作罢,并没有放在心上。今天收到快递,方想起此事,拆开包装试用了一会,3D环绕音效,低音沉稳有力,于我而言,简单实用,足矣。

  参加工作以来,已很少使用耳机,于记忆里搜寻,使用耳机最为频繁的日子是在读书的时候。倏尔,思绪回到了大学时的那段岁月,除了为应付英语等级考试练习听力外,我整日带着耳机听的是《别在伤口撒盐》和《心如刀割》这两首歌,至今,也未明白当年青涩的我为什么会对如此的悲伤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是内心深处落寞的呐喊吗?耳畔回响着昔日的旋律,是飞奔在绿茵草地的激情、是夜深人静难以入眠的迷茫、是挑灯苦读奋笔疾书的期盼、是徘徊在校道树荫下的不舍、是站在宿舍楼顶仰望蓝天时的憧憬。耳机,一个微不足道的物件,它陪随着我度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三尺之长

2019-12-7 | 六尺巷  违建  | 评论:10

  周末,晴空万里,在这样一个天气爽朗的日子,我无奈地收拾好和家人去云门寺游玩的心情,身不由己的我摆出一副任劳任怨的姿态,掩盖着内心的不情愿,毅然走在去“搬砖”的路上。来到某单位的宿舍楼下,横纵交错的电线杂乱地顺着墙体延伸,从破旧剥落的外墙可以估算出它历经的岁月,少说也有二十个冬夏。仰头望了望9层楼高的步梯,目的地就在顶端,宛若与湛蓝的天空相接,顿时心生畏惧,深吸一口气,迈开步阀向上登去,越往高处脚步越为沉重,来到楼顶已是气喘吁吁地用双手撑着腰,耷拉着头。

  宿舍楼的楼顶用砖块、铁皮、石棉瓦加建了一层,相关部门通报说有安全隐患,责令拆除。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安排拆除工作,没想到首当其冲的是顶楼业主的质问,说是楼顶有渗水问题,当初单位不给解决,现自行搭建一层就是处理这个现象,如果拆除了,渗漏问题怎么办?宿舍楼没有物业管理,单位负责人到现场,经过一番沟通,承诺一定处理,皆大欢喜。这让我想起一件事,朋友新买的房子,住了不到一年,外墙出现渗水,物业管理人员上来也只是走个过场,结果拖了半年时间没有处理,以各种理由推诿,朋友反问物业,买房不是交了维修基金吗?后来没有再听他提起此事,应该是处理妥当。